最近,一个消息在达明公司掀起了波澜:采购部的部长中风了,要找人接替他的工作。采购部的部长,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肥缺。争夺战一触即发!
  
  公司的董事长已退居幕后,现在公司总经理是年轻的齐辉。副总是大伟,兼管销售部等多个部门。
  
  大伟是公司元老,也是董事长的好哥们。董事长没让大伟当总经理,是怕别人说自己“任人唯亲”。
  
  年轻的齐辉带来了新的管理方法,也形成了一个自己的“帮派”,和大伟那帮人相互钳制。
  
  这天,在董事长办公室里,气氛有些凝重。
  
  董事长叹了一口气,开门见山:“你们帮我出出主意,谁来当采购部部长,你们有合适的人选吗?”
  
  齐辉没有开口,他看看大伟,示意大伟先说。表面上看,这是年轻人对元老的尊重,其实是齐辉精明,他深知,在敏感问题上,谁先说谁就处于劣势。
  
  董事长瞟了两人一眼,他猜想,他们应该都想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在采购部安排自己人。董事长看向大伟:“那你就先说说吧。”
  
  大伟有些犹豫地说:“好吧,那我就先提一个人。我琢磨了一下,觉得廖猛最合适。”
  
  这番话,大大出乎了齐辉的预料。廖猛是齐辉的亲信,这小子精通人情世故,非常会来事,也是齐辉准备提出的部长人选。
  
  见齐辉表情诧异,大伟解释道:“廖猛来公司七八年,有责任心,能力强,我觉得他当部长,合适。”
  
  董事长转脸看向齐辉:“你怎么看呢?”
  
  大伟的提议让齐辉措手不及,他以为大伟肯定会提拔许欣。许欣在采购部工作,给部长当了多年副手,也是大伟的亲信。许欣了解采购部情况、熟悉业务,扶正名正言顺,连齐辉自己也觉得,许欣好像更适合当部长。
  
  这几天,齐辉反复琢磨,想出各种理由可以阻挠许欣上位,然而,大伟却不按套路出牌。怎么回事?
  
  想到这里,齐辉字斟句酌地说:“我个人感觉……从业务角度考虑,许欣当采购部部长,可能更合适。”齐辉这么说,表面是投桃报李,实则是试探。
  
  大伟忙接过话头:“许欣在采购部干得的确不错,业务也熟,但你可能不知道,许欣最早是干销售出身。现在公司业务繁忙,我兼管销售部也有些力不从心,就想把许欣调回销售部当部长,人尽其才!”
  
  这下,齐辉明白了,大伟想和自己做一笔交易:大伟以放弃采购部为代价,保全销售部,不让齐辉的人挤进去。
  
  齐辉想,这笔交易划算,如今销售不好干,是费力不讨好的差事。就算以后公司业绩不好,也会把板子打在大伟、许欣的身上。齐辉当即同意了大伟的提议。
  
  董事长想了想:“既然你俩意见一致,就这么办吧!”
  
  回到办公室,齐辉还是有些纳闷,大伟怎么了?以前,大伟一直以元老自居,和自己针尖对麦芒。齐辉正想着,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大伟走了进来。
  
  齐辉一见,马上站了起来,说:“哟,稀客,快坐!”
  
  大伟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说道:“齐总,我就几句话。我快六十了,身体渐渐差了,董事长已经同意我后年退休了。不服老不行!公司的未来,还得靠你们年轻人。以前,我也对你说过不中听的话,你多担待,我都是为了公司。”
  
  齐辉听了,连连摆手,谦虚道:“我是晚辈,以前有些事也欠考虑,您批评得没错,还得向您学习!”
  
  大伟笑笑,说:“退休前的这两年,我只有精力再盯盯销售部了,其他几个部门,你就多操操心。我呀,管不过来了……”
  
  没想到大伟主动上门服软,这下齐辉心里乐开了花,不费吹灰之力,亲信廖猛顺利接管采购部,大伟自愿放弃了销售部以外的部门。
  
  齐辉高兴了,许欣却闷闷不乐。虽然升职了,但他不明白,大伟怎么会推荐廖猛?许欣把这事压在心里,没有去问大伟。回到销售部的许欣,心里憋了口气,他不打算再依赖大伟做事了,他想独立做出一番自己的业绩来。
  
  这之后,公司里“齐辉派”占据了绝对优势,“大伟派”的势头逐渐衰弱。齐辉和他的亲信,做事也开始有些毫无顾忌了。
  
  不到两年,情况突变:廖猛出事了!廖猛借采购之机,大肆收受贿赂,东窗事发。出了这么大的事,总经理齐辉难辞其咎,也辞职了。
  
  许欣这边,自从他担任销售部部长,业绩就十分突出,他被破格提拔为副总,监管采购部。
  
  大伟退休了。
  
  在卸任的欢送宴上,大伟悄悄地對许欣说:“采购部部长看似‘肥缺’,其实是陷阱。廖猛我了解,他欲望重,意志又不坚定,让他当采购部部长,挺危险的。如果当初我说这话,你们恐怕都不会信,还会以为我别有用心。干脆,让事实说话吧!”
  
  许欣这才了解大伟的良苦用心。大伟拍拍许欣的肩膀,继续说:“说实话,当初我也不敢保证,面对各种诱惑,你就不会出问题。相信廖猛的遭遇,能对你起到警示作用,你以后可要好自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