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55岁的婆婆老犯眩晕,老公赵铁决定接她来家里小住,养病,王雪当时没想太多,答应了。
  
  周末,穿一身旧棉袄,左手挎着布包,右手拖着行李的婆婆,风尘仆仆地来了。
  
  刚进门,包还没落地,婆婆就指着拖地的保洁大姐问是谁,得知是花钱请的,婆婆急了。当着外人的面,她扯著嗓门数落起来:“拖个地你们不会啊,还请人……”
  
  说着她就要赶保洁员走:“你走吧,这地我自己会拖。”保洁员愣在那儿,一脸不高兴,搞得小两口一阵尴尬,王雪赶紧拉着婆婆往外走:“妈,陪我去散会儿步吧。”
  
  一路上,婆婆都没个好脸色。她埋怨王雪不会过日子,浪费钱。王雪心有不快,却面带笑容。婆婆是个怎样的人,她婚前就知道。
  
  她亲密地挽着婆婆:“妈,消消气,平时赵铁常出差,我工作也忙,我俩都没时间打扫卫生,所以请人每个星期上门做一次清洁。”
  
  “我可以做呀。”婆婆拍着胸脯说。王雪把婆婆的手挽得更紧了:“妈,您都操劳了大半辈子了,来我们这儿呀,就好好养病吧。”王雪的一番话,让婆婆逐渐消了气。
  
  婆婆来后,从洗菜水二次利用冲厕所,到把废纸盒积攒卖钱,一系列无比节俭的生活方式,都让王雪无法接受。
  
  但最终,她除了和老公吐槽一番,什么都没说。可是婆婆把自己的生活习惯强制性地带入这个小家庭时,王雪多少有些不乐意了。
  
  多年来,婆婆习惯了早睡早起,而小两口睡得晚,不上班时,起得也晚。可婆婆每天晚上不到十点,就开始各种催促。小两口只好将晚睡的阵地,从客厅移至卧室。
  
  可即使在卧室悄悄玩电脑,那星星点点的亮光,也没能瞒过老太太。“怎么还在上网,该睡觉了。”老太太杵在黑漆漆的门口,使劲敲门。
  
  每当此时,王雪就想发火,老太太怎么这么神经,睡不睡跟她有什么关系?又没有影响她!王雪脸皮薄,让赵铁说说他妈。
  
  赵铁这个孝子却打死不说,还劝王雪:“早睡早起也好,再说,老太太病情加重就不好了。”王雪抱怨:“这样规律的生活简直跟坐牢没啥区别。”赵铁柔声细语地安抚:“唉,住不了多久,你就忍忍吧。”
  
  不过,住了半个多月,老太太也没有要回去的意思。这时,王雪却抱怨不起来了。自从婆婆来了以后,小两口才是真正在生活,他俩因为生活规律,精神都好了许多。
  
  而以前,小两口工作一天回到家后,都在外面凑合着吃。一到周末,两个睡懒觉的人,也是有一顿没一顿,从没按时吃过饭。
  
  现在,小两口的一日三餐正常了,每天无论多晚回家,老太太都会端出热腾腾的饭菜,让王雪觉得,家,终于有了家的样子。另外,家里变得规整了。沙发上、餐桌上、卧室的床上,再没有了成堆的脏衣服。
  
  王雪渐渐地有了愧疚感,她发现,婆婆除了唠叨点儿,却从来没有指责过她,或挑拨小两口的感情。
  
  有次晚饭过后,王雪突然意识到,老太太天天做饭,自己却从来没有洗过碗;还有一次她提前下班,看到老太太提着一篮子蔬菜慢悠悠地往楼梯间挪动,心里突然一阵酸楚:婆婆来这么久,她还没给过她一分钱的生活费。
  
  这天,一家人在客厅看电视时,王雪拿出一张银行卡给婆婆,让她没事时出去逛逛街,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婆婆脸上闪过一丝惊喜,但坚决不要。一个坚持给,一个坚决推,婆媳的心在这一推一让之间更近了。
  
  最后,在王雪的执意坚持下,婆婆才笑着收下。这以后,婆婆每天都乐呵呵的,还经常下楼去跟其他老太太跳广场舞。婆婆对保洁大姐也不再挑剔了,每次都能和和气气。
  
  最难得的是,到了周末也体恤儿子儿媳上班辛苦,肯让他们多睡会儿懒觉。王雪这时才深刻地体会到“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的含义。
  
  一次,王雪上网,偶然逛到以前常去的婆媳论坛,看到里面全是儿媳妇控诉婆婆“十宗罪”的帖子,她笑了。
  
  回想起半年来与婆婆相处的点点滴滴,她颇有感悟,只要学会宽容,放低姿态,那么婆媳之间自然能融洽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