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扬爱上了他的大学同学小禾,苦追了三年,眼看要有结果了,但毕业的时候也到了。
  
  小禾进了邻市一家做健身器材的公司——康力公司,当了一名助理会计。两个人天各一方了。
  
  李扬很难再与小禾见面,更让他不安的是,小禾进了康力公司之后不久,QQ空间里多了个叫卓越的网友。两人谈了很多公司的事,可以猜得到,卓越就是小禾的同事。
  
  这苗头不妙啊,可别让人家横刀夺爱了。李扬决定,去康力公司摸摸底,但到了康力公司,门卫根本不让他进门。于是,李扬决定,也到康力来应聘,但康力根本就不缺人。李扬急了,最终他想到了一个曲线救国的办法,借了几万块钱,在家乡开了一个小店,帮康力公司代理销售健身器材。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进出康力公司,时常出现在小禾的生活里。
  
  第一次能大摇大摆去康力公司进货时,李扬买了一束花,直奔会计办公室。一进门,李扬愣住了,办公室里有个小伙子,风流倜傥,怀里抱着一大捧玫瑰,正将那些花往各种各样的花瓶里插。这间办公室,几乎成了玫瑰的海洋。
  
  这无疑就是卓越。李扬问他是干什么的。那家伙倒坦率:“我在追女朋友。”
  
  李扬要揍他,却被小禾给隔开了。小禾介绍说,那小伙子叫刘卓越,是康力公司董事长的儿子。李扬一下子蔫了。
  
  李扬仍然隔三差五地往康力跑,去见小禾。刘卓越不爽了,当着他的面骂保安:“你们是干什么的?闲杂人等怎么能随便进出我们公司?”保安委屈地辩解:“他是代理商。”刘卓越气呼呼地喝斥道:“不让他代理了,让他滚蛋!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
  
  李扬受了侮辱,他真不想代理了,但不代理,他见小禾一面都难,这不是拱手将机会让给刘卓越了吗?不行!不能主动退出竞争,而且,更要努力挣钱,尽量缩短与人家的差距。
  
  李扬想赚钱,而上天也似乎特别眷顾他。有一段时间,很多人来他店里,询问有没有减肥塑身器。那减肥塑身器是康力公司的最新产品。短短一周,就有四十多个人或上门或打电话表示要买那种产品。只要将这些生意都拿下了,就可以大赚一笔。
  
  李扬当即赶去康力公司,找到销售经理,说要进减肥塑身器。经理却告诉他,减肥塑身器是公司最新研制的产品,只给一级代理商销售,李扬只是个三级代理,拿不到货。李扬软磨硬泡,经理终于动了恻隐之心,答应给他六十台的指标。
  
  其实从亲戚朋友那里借来十五万,可十五万只够买三十台。他不想白白浪费指标,所以,他央求经理,这六十台的货能不能分两次给他。在他的再三请求下,经理终于同意了他的请求,并与他签订了一份合同。
  
  三十台减肥塑身器拉回来,那些想购买的顾客却一起人间蒸发了。李扬打电话过去告诉他们货已经到了,但得到的回答却完全一致:他们不买了。
  
  半个月一台减肥塑身器都没卖出去,而第二批货又要送来,李扬着急起来。按照合同规定,货到就得付款,当天不能付清货款,视为违约,不但康力公司可以将货拉回去,李扬还得赔付五万元钱的违约金。
  
  他实在没办法,只得打电话向销售经理求情,希望终止合同。对方直冷笑:“老老实实准备好货款吧,货明天我就让人给你送去。”
  
  李扬头都大了,四处借钱,到第二天上午,才勉强筹到三万元。他只能硬着头皮去找销售经理,想着给人家一点好处,求人家私底下将合同给废了。
  
  李扬约销售经理在一间茶楼见面,可等了很久,销售经理没来,刘卓越却来了。刘卓越满脸嘲讽:“你是来送货款的,还是来求情的?如果是来送货款,行,送货的车已经在楼下的街道停着呢。”
  
  刹那间,李扬什么都明白了,从一开始,这就是刘卓越给他下的一个套。
  
  刘卓越得意地说:“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第一条,从今以后,离小禾远点,我不要你什么违约金,连那一车货都可以无偿送给你;第二条路,你还像过去一样纠缠小禾,那,咱们公事公办。”
  
  李扬气得脸都白了:“你也太小人了吧,对待小禾,咱们可以公平竞争,你竟然……”
  
  刘卓越哈哈大笑:“公平竞争?你拿什么和我竞争?”他从包里掏出一沓钱来,举到李扬面前晃了晃,问:“这将近一万元吧,你一个月挣得到吗?”说着没等他回答,一甩手,刘卓越就将那一沓钱撒出了窗外,那些钱像雪花一样在空中飘舞起来。刘卓越眉头都不皱一下,不屑地说:“你一个月累死累活就这么多吧,但这对于我,就是一撒手的意义。”李扬被噎住了。
  
  此时街道上已经热闹起来,那些钱飘落到地上,行人们立即疯狂地抢起来,连交通都堵塞了。刘卓越挑衅地问:“你不会连一万元钱也拿不出来吧?”看着刘卓越那鄙夷的眼神,李扬只觉得气血上涌,他再也忍不住,一伸手就从包里掏出一扎钱来,将封条撕了,说:“不就是一万元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一挥手,那一万元也像雪花一样飘了出去。街道上更加热闹了起来。
  
  刘卓越完全没料到李扬真的敢跟着撒钱,愣了一下,但他立即反应过来,又去包里掏钱,却一掏一个空。真正的有钱人,身上带的现金并不多。他掏出一张卡来,拍在茶桌上,冲服务员大喊起来:“服务员,刷卡!给我现金!”服务员跑了过来,恭恭敬敬地问:“老板,您要多少?”刘卓越叉着腰:“有多少要多少,统统给老子拿来!”
  
  服务员真抱来了一堆现金,说是六万。她正要将钱往桌上放,刘卓越一伸手拦住了,说:“给我从窗口扔出去。”服务员愣住了,不敢动手。刘卓越财大气粗:“我叫你扔你就扔!”他见服务员没动静,走过去拉住服务员的手,将她拉到窗前,然后一抖她的手,那六万块钱就从窗口掉落下去。这一下不得了,因为钱是整扎整扎的,一落到街道上,街道上的人们就扎堆儿争抢起来,连康力公司的货车司机,也跳出驾驶室,弓着腰挤在人群中。很快有两个警察跑过来制止大家,但哪里制止得了。
  
  刘卓越傲慢地看着李扬,轻蔑地说:“我扔了六万,你扔六千都行。咱就这样,你每次能撒我的十分之一,就算你的出息。”李扬将手伸进包里,捏了捏剩下的两扎钱,笑了:“我要是脑袋被门夹了,就会继续跟你玩下去。你不就是有两个臭钱吗?我告诉你,爱情比的不是这个,比的是这里。”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一扭头,就往楼下走去,刘卓越则呆立在原地。
  
  来到街上,李扬雇了辆摩的,一甩手就给了人家三百元。街道上还是有很多人,翘首望着茶楼的窗口。很久很久,再没钱飘下来,人们才恋恋不舍地散了。康力的货车司机似乎也得到了刘卓越的命令,发动了车子。李扬赶紧告诉摩的师傅,要他将摩的一直行驶在那辆货车前面,押着货车往邻市走。
  
  出了城,上了城际公路,一直到傍晚,摩的和货车都离李扬的城市不远了。李扬吩咐摩的师傅,离开公路,拐上了一条乡间土路。在摩托车拐上乡间土路的一刹那,李扬悄悄从包里抽出几张百元大钞,一松手,钞票被风刮得直在空中飞舞。他从摩的后视镜里看到,康力的货车司机在土路路口停了车,下车来追着那些飘舞的钞票跑。李扬吩咐摩的师傅减速,他适时地又抛出了几张钞票。果然如他所料,刚刚捡到钱的货车司机立即将车拐上了土路,从后面跟来了,到掉落有钱的地方,又停下车来捡钱。
  
  就这样,李扬一路撒钱,货车司机开车在后面跟着,不时停下来捡钱,又不时上车往前继续开。到天彻底黑下来时,前面出现了一条河,河上是一条仅容得下摩托车通过的窄桥。到这时候,李扬已经整整撒出去了一万元,他不再撒了,让摩的师傅过桥,绕道回到了市内。
  
  等到午夜十二点,李扬在店里给刘卓越打了个电话:“很遗憾,这个时候已经过了你们的交货时间了,你们的货还没送到。按照合同约定,这属于你们违约,不但我可以拒收货物,而且,你们得付我五万元的违约赔偿。”刘卓越傻了:“怎么可能货还没送到?送货的司机哪去了?”
  
  李扬也懒得回答,挂了电话。货车司机去哪了?只有他心里清楚,那辆货车困在那条土路上了,不到天亮,是出不来的。那是一条窄到只容得下一辆车通过的土路,到河边再无路,车无法调头,黑灯瞎火的,要倒车五六公里出土路,没有哪个司机有那样的本事。
  
  李扬不但挺过了难关,而且,从康力公司获得了五万元的违约赔偿,更让他惊喜的是,一周后小禾从康力公司辞职了,来到了他的身边。
  
  小禾一语道破了天机:“我一直下不了决心与你确定关系,是因为,我还一直没看到你最优秀的一面,现在,我看到了。”
  
  李扬问:“看到什么,就因为我敢与刘卓越比赛撒钱?”
  
  小禾白了他一眼:“你一个穷鬼,敢跟富二代斗富撒钱,这要多么大的勇气。可光有匹夫之勇有什么用,你用这样的方式,不但解决了一个无法解决的难题,还获得了五万元的赔偿,与其说你在撒钱,不如说你是在撒富二代的钱,你这人,有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