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针菜,也叫黄花菜。陈州金针金贵,据说因为是七蕊,不同于外地的五蕊金针,于是便有了贩卖陈州金针的生意人。
  
  陈州东关有一户姓展的,就专干此种买卖。由于展家贮菜有方,外地客商多与他家来往。黄花菜下来之际,客商们为抢生意,就提前送来银钱,让展家帮助收购,到了春节前夕,派人运走,到湖广一带赚大钱。
  
  有一天,从皖地来了一位大客商,很有钱,一下包了展家的两座大库房,到了年底,派车运到颍河,装船去了上海。一连几年,展家都为那位大客商收菜,生意很顺畅。
  
  这一年,黄花菜还未下来,那客商就汇来了银票。展家像往年一样,为那客商收菜,晒菜,贮菜。可万没想到,一直等到腊月二十,也不见那客商来运菜。黄花菜为季节菜,极难过夏,而且隔年菜是不受顾客青睐的。万般无奈之下,展家主人便帮那客商卖了出去。
  
  如此三年过后,展家为那客商赚了不少的银钱,但那客商仍是杳无音信。为此,展家主人很犯愁,决定去皖地看个究竟。
  
  客商家朱门高台阶,像是个有过功名的家族。展家主人叩开大门,报了姓名,并说是从陈州而来。守门的家人望了望展家主人,说:“我家主人早在三年前就病逝了。”
  
  展家主人一听此言,如同炸雷击顶,呆呆地望着那家人,许久没说出话来。
  
  那家人问:“你与我家主人是朋友吗?”展家主人点了点头。
  
  “我家主人虽然不在了,但你有事的话,我可以禀告夫人。”
  
  展家主人显得很迟疑,他想说这家主人欠他一笔钱,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心想这昧心钱可赚不得,于是便向那家人说了原委。
  
  那家人一听,惊讶得张大了嘴巴,然后拉展家主人到背处,悄声说:“我家主人常年在外跑生意,平常只是往家中送钱财,从不向家人讲来历。如今他已不在人世,如此一笔巨财,何不你我暗暗分了?”
  
  展家主人摇头讥讽道:“我若想昧财,哪还会有你的份儿?”
  
  那家人尴尬地笑笑说:“先生如此仗义,实在令人敬佩!”说完,他扭脸走了。
  
  展家主人正在犯疑,突听大门洞开,抬头望去,大客商正向他走来。展家主人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是鬼魂再现。
  
  大客商哈哈大笑,笑够了方说:“展老弟,为寻知己,我已苦等了三载呀!”
  
  展家主人这才恍然大悟,上前拉住大客商的手,愧疚地说:“尊兄不知,刚才听到你归天的消息,我差点儿昧你的财哩!”
  
  “想到而没做,便是好人了!”那客商说,“万恶贪为首,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没好人嘛!”
  
  展家主人这才释然,叹气道:“尊兄为试我心,竟掷下如此大本钱,真令人不解!”
  
  那客商笑着说:“我一生闯荡生意场,深知钱难挣,人更难得。贤弟如此仗义,也算是我三生有幸啊!”
  
  这以后,那客商便包下了展家的所有库房,每到菜季,展家就为那大客商收菜贮菜。只是那客商仍是不来陈州,一切全由展家主人做主。
  
  几年以后,展家主人去皖地送利钱,当他走到大客商家门前的时候,守门的家人对他说:“我家主人这回真的离开了人世!”
  
  展家主人不相信地望了那家人一眼,进去交了钱,扭脸走了。
  
  几年以后,展家主人又来送钱,守门的家人对他说:“我家主人这回真的离开了人世!”
  
  展家主人不相信地笑了笑,交了钱,又扭脸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