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辽河口,当地人把最粗的缆绳叫作“本”。为什么不叫缆绳,要叫作本呢?这背后流传着一个神奇的故事。
  
  早年间,辽河口有一个叫开龙沟的地方,那里的渔民以出海捕鱼为生。可海上的风浪如鲨鱼的利牙,总是咬断帆船缆绳,把船拍翻在大海里,所以渔民不敢出远海捕鱼。而近海的鱼早都捕光了,渔民捕不到鱼,日子过得紧巴巴。
  
  开龙沟有一对双胞胎:渔哥和渔妹,他们想解决这个难题,就试着加粗缆绳,又把缆绳辫子拧得更紧,但一出远海,缆绳还是会绷断。眼看着渔民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渔哥、渔妹急得直跺脚。
  
  常言说,越怕啥越来啥,渔民的日子不好过,偏又遇到大灾之年。那一年,辽河口大旱,海水退潮几十里,滩涂都干裂了,太阳烤得人睁不开眼睛。渔民们靠着草根充饥,饿殍遍地。
  
  有一天,人们在干涸的滩地上发现一条被困的小黑龙。小黑龙的鳞片耷拉着,乱蓬蓬的龙须纠结在一块儿,无助地扭动着身子。看见人们围过来,小黑龙张张嘴,没发出声音,眼里水汪汪的,似乎含着晶莹的泪。
  
  渔民们看到这种情况,心生不忍,主动搭起一个草棚,为小黑龙遮阳。小黑龙微微颔首,似在感谢。有渔民问:“小黑龙,你想要什么?”
  
  小黑龙转头看看干涸的浅滩,无奈地摇摇头。渔哥和渔妹看懂了小黑龙的需求,他俩动员大家伙儿去海边提水,把小黑龙身边的滩涂浇湿。
  
  因为大旱退潮,从村子到海边要往返四十多里,一天只能往返一次,然而,水刚浇上去,马上渗入地下,啥都看不见了。见此情景,人们都泄气了,想要放弃,眼尖的渔妹却发现,浅滩里的小黑龙动了动,有些欣喜的样子。渔妹就和大家說,咱们多挑些水,看能不能给小黑龙浇开眼前的路。
  
  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那么远的路,人饿得浑身没力气,走路都费劲,更何况还要挑水。为了多挑水,渔哥和渔妹晚上也不休息,每日坚持多挑一趟水。脚磨破了,肩流血了,兄妹俩都咬牙坚持。渔妹怕渔哥坚持不住,偷偷省下自己的口粮给渔哥。粗心的渔哥没发现,他只想让渔妹多休息一会儿,自己挑着水在前面飞奔。他琢磨着,自己多挑一担水,渔妹就可以少挑一担水。
  
  渔妹觉得眼前阵阵发黑,她不敢歇息,怕自己一旦坐下了,就再也起不来了。她每挑回一担水,浇开一小片干涸的滩地,小黑龙就往前靠一步。渔妹望着小黑龙身后那一条长长的深沟,心里像开出了一朵花。
  
  整整七七四十九天,小黑龙身后的沟越来越长、越来越深,小黑龙的活动能力也越来越强,以前每桶水下去它只能前行一小步,现在都能前行很远。当渔妹把最后一桶水浇下去,她再也坚持不住了,一口鲜血喷在小黑龙身上,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小黑龙发出一声长啸,好似天崩地裂一般,本来烈日炎炎的辽河口,顷刻间乌云翻滚,大雨倾盆。小黑龙在雨水中翻滚腾跃,然后腾空而起,身子在空中变长变大,它沐浴着风雨,扶摇而上。海水涌出滔天巨浪,像迎接小黑龙,又像在快乐地舞蹈。汹涌的海水吞没了滩涂,吞没了开龙沟,吞没了一切。等海水涌到村庄,却生生止住了脚步,在小村前后打着旋儿。
  
  村民们跪在雨里,对着天空叩头。小黑龙望着地上的渔妹,飞舞盘旋,恋恋不舍。终于,小黑龙像下定了决心,驾云而去,很快隐进云里消失不见了。
  
  小黑龙一走,立即雨收云散。村民们哭着把渔妹安葬在村里的一棵大柳树下。
  
  旱灾过去了,村民们顺着小黑龙开出来的深沟出海打鱼,总是顺风顺水,收获满满。虽然还是不能出远海,但大家已经很满足了。
  
  转过年来,开龙沟来了一个黑衣黑须的老者,老者的长须浓密黑亮,似乎整个脸都掩在黑须里。一进村,老者就说,自己是从外地来的,到开龙沟找亲戚。
  
  村里很少有外地人来,人们围着问他找谁。他说找女儿,他女儿叫渔妹。人们告诉他,渔妹去年就死了。老者大吃一惊,怎么也不信,非要去渔妹坟前看看。村民们只好把他领到安葬渔妹的那棵大柳树下。
  
  老者一见渔妹的坟,就一头扑过去,放声大哭,口口声声说自己来晚了。村民们看老者哭得这样伤心,纷纷劝解,老者还是止不住流眼泪。他的眼泪流出来,掉在地上,变成一粒粒珍珠,晶莹闪烁。
  
  晚上,渔哥出海捕鱼回来了。老者一见渔哥,老远就喊:“看,我儿子回来了。”
  
  渔哥一看老者黑须黑发,满面风霜,喊自己儿子,猜他可能是一个失去儿子的可怜老人,脑筋糊涂了,就没否认他的话,反而扶着他进了屋。
  
  渔哥把老者让到炕头上,给他做了热乎的饭菜。老者胡须长,吃饭不方便,他就拿出两个小钩子,钩起两侧胡须,然后端起饭碗吃饭。渔哥看老者用钩子把胡须钩起来大吃大喝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等吃饱喝足了,老者和渔哥坐在炕上叙话。老者问,渔家的日子过得怎么样。渔哥说,现在日子好多了,因为小黑龙的庇佑,渔民生活倒也富足,只是辽河口的缆绳不结实,不敢出远海。要是缆绳结实,真想去远海闯一闯。
  
  老者说:“我有办法解决缆绳的难题。”
  
  渔哥乐得蹦起来,问老者有什么办法,老者却笑而不答。渔哥沉不住气,再问。老者干脆歪着身子,躺下睡觉了,不一会儿鼾声如雷。
  
  渔哥一宿也没睡好,天快亮时才眯了一会儿,等醒了,发现老者不见了。他赶紧披衣起来,顺着路找。找到渔妹坟地那棵大柳树下,发现老者坐在坟边上,正往地上插着什么,等走近一看,只见老者一根一根在拔自己的胡须,连血带肉地种在地上,血流了满地。种在地上的胡须经风一吹,变成一种红绿相间的不认识的草。
  
  渔哥赶忙上前阻止,说:“老人家,您这是干什么?”
  
  老者抬头,脸上的胡须已经不见了,变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郎。少年郎笑了,说:“这草叫龙须草,把这草加在缆绳里,缆绳就不会断了。”说完,少年郎一抖衣袖,龙须草随风而长,很快长满了开龙沟。
  
  渔哥还没醒过神来,少年郎已然踪迹不见。
  
  渔哥试着把这种草编到缆绳里,果然格外结实,闯远海也不会断。更神奇的是,所有海怪精灵见到这种缆绳,都远远地躲开了。
  
  有一天,八仙之一的铁拐李巡游东海,见辽河口龙气升腾,非常诧异,便按落云头,化作乞丐来到开龙沟。当他看到那棵大柳树下渔妹坟头长满了密密匝匝的龙须草时,叹了口气,说:“唉,这哪是草啊,分明是九十九根老龙筋啊!”
  
  一旁的村民听到了便说:“老人家,这不是龙筋,这龙须草是一个过路老者的胡须所化。”
  
  铁拐李正色道:“那老者就是小黑龙,他的胡须就是龙筋。龙筋乃龙之本,舍了这九十九根龙筋,小黑龙怕是修行一万年,也修不回来啊!”
  
  村民听了铁拐李的话,明白小黑龙是舍了龙筋回报渔妹他们的救命之恩呢。
  
  为了纪念小黑龙,辽河口人就把龙须草制作的缆绳叫“龙之本”,时间长了,就叫“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