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飞机上,我一再嘱咐身边的人,咱是看风光来的不是干代购的,务必要冷静别嘛都买,冲动的时候一定互相提醒。大家都点头,决心挺大的。第一天进超市我也就看看物价,可身边忽然喊了一声“牛奶比水都便宜”,我抄起两大桶就扔购物车里了。我旁边的人不但买了牛奶还买了酸奶。外国没有小包装,什么都是一公斤起。买的时候图便宜,觉得慢慢喝呗。
  
  在家都不怎么喝牛奶的人,忽然要把牛奶当水喝,雄心是有,但真灌不进去啊。半夜有人敲门,隔壁买酸奶的同志,热情地端着满满一碗白糊糊的酸奶进来,一屁股坐床上,把碗举向我:“再不喝就得扔,别浪费,你也尝尝这味儿。”我使劲摇头,外国酸奶以前就领教过,我还多半桶牛奶得消灭呢。我问能不能拿牛奶换酸奶,对方摇头。
  
  炙热的目光望着我,那意思我不喝完把碗洗出来,她就不走。我接过来往鼻子处一放,一股面粉味儿,那叫一个糨,一口酸奶得咽半天,要不都挂嗓子上了。我就那么把又酸又涩的酸奶咽完了,就当接受了组织考验。转天,我们的感情立刻升华,好像昨天喝的是拜把子的鸡血。
  
  一位国内的朋友要求我给她的孩子买退烧药,我问让我喝酸奶的同志:“你知道小儿退烧药英语怎么说吗?”她拿眼睛扫着货架子:
  
  “小孩的退烧药肯定得画个有红脸巴的小孩,表示发烧。咱就找盒子上有红脸巴的小孩的吧。”在婴幼儿药品中,画着小孩的多,可没红脸巴的,是不是外国孩子发烧脸不红啊?
  
  后来我发现了好多小孩,有的流鼻涕有的嗓子眼冒火,盒子另一面画的是棒棒糖。我正摆弄,她说:
  
  “人家让你买嘛就买嘛,别自作主张,回头买点儿棒棒糖,再吃出别的病。”我使劲点了点头,把小孩流鼻涕的棒棒糖盒子放回货架。
  
  这时候我的手机微信又开始出现代购信息,我央求对方,能发个图吗?不光是我,几乎所有人的手机都开始频繁收到亲朋好友求购的信息。我们举着手机蹲在奶粉的货架下面,目光炯炯。我说:“这袋奶粉折合人民币不到30块钱,你查查咱那代购多少钱?”网络世界就是好,一扫条码,商品信息立刻就出来了,价格从80块钱到120块钱都有。奶制品买上瘾的同志一声令下:“买奶粉!”我看她把货架子上的奶粉全放车里了。
  
  我说:“万一其他地方比这还便宜呢。我建议,咱们先把附近超市相同商品价格做一个表格,哪便宜再决定去哪买,如何?”她看了我一眼,表示同意。
  
  回到酒店,一份详细
  
  的价格对比表就出来了。拿着这样一张表,简直就是作战图。无论是保健品超市、生活用品超市还是药品超市,几个人推着空车进去,货架上有什么往车里放什么,我看见他们愣是买了十几盒牙膏。我狐疑地问:“这牙膏有什么特别的啊?”对方说:
  
  “一刷牙就变白。”像神话。奶粉、护肝片等等,所到之处货架必空。我游手好闲看着他们装车,这时候一个中国小伙子走过来举着手机图片问我:“葡萄籽,这有吗?”别说,这么多天饭后消食到处踩点,对各种图片烂熟于心,立刻跟导购一样把他领到货架前,看他像到了阿里巴巴发现的山洞一样,使劲往车里装。这些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超市理货员呢,每个人都那么敬业。
  
  我算是最冷静的。即便这样,我依然买了一堆到家扔一边,甚至不知道有啥用的东西。代购是需要生命激情的,比看风光鼓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