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老头儿躺在地上,尽情地望着天花板,两腿毫无忌惮地岔开,朝着门口。他一生从没有这样放肆过。
  
  血從他身子底下浸透崭新的西服流到水泥磨石子的地上,流得很慢,却很险恶。
  
  五分钟前,一个黑皮肤白眼球的大孩子冲进酒店,拔出手枪指着他,没命地喊叫:“把钱拿出来!”
  
  他听不懂英语,转身去找老板,那小强盗就迫不及待地朝他开了两枪。
  
  那小强盗在做了这些事以后,把手枪丢在地上,逃走了。躺在地上的顾客纷纷起身,躺在地上的小老头却从此长眠。
  
  两个月前,小老头从报纸的分类广告中看见:征求店员,不限资历,不需要懂英语。
  
  这样的工作可真是寥寥无几。那留着一撮胡子的小老板居然决定录用他。其间也有惊险,小老板的眉头皱起来,说多少总得会两句英语,不能一句都不会。可小老头真的不会。那很抱歉,小老板死命地盯着他。他知道该走了。小老板忽然笑了,叫他留下来试试。
  
  小老板对小老头说,生意人应该穿得体面些,买套西服吧。没有钱?我借给你。没有车?我送你去。穿上新西装如大将披挂整齐,全身陡增许多分量。每天的工作是什么呢?站在酒店里走走看看,看顾客偷东西了没有,看收银员偷钱了没有。柜台后面有小门通密室,老板多半躲在里头看账单,敲计算机,打电话,前面等于交给了他。果然,不会英语没有关系,他不必说一句话。
  
  小老板对所有的人说,小老头才是真正的老板。当然是用英语。
  
  小老板一面打电话报警,一面暗自庆幸他的设计完全成功。人人警告他不可在此地卖酒,骂他要钱不要命。其实入虎穴取虎子,钱也要命也要,约莫赚个三五年,他就可以另创一个小局面。
  
  人有旦夕祸福,他得再找一块挡箭牌,要求新来的老头儿完全不懂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