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茂开了一家高档女士时装店,起了个洋气的名字叫“莎丹芭”。郭茂对女式服装有研究,选中的新款服装很能迎合时尚女子的追求,虽然价格都不便宜,没有低于两千元的单品,但生意还是很不错。
  
  这天,来了一个陈先生,对郭茂说,他想拿一些服装来莎丹芭代卖,同一款服装,卖出的前三件服装,他分文不要,从第四件服装开始,五五分成。
  
  竟有这样的好事?几乎就是无本生意,不过是占用一下店里的货架。郭茂有点不相信,世上哪有免费的午餐,这里头会不会有什么名堂或阴谋。陈先生见他沉吟不语,又道:“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勉强,再去别的店联系联系。”听他这样说,郭茂忙说:“可以合作,但我要先看看货,一定是要上档次的。”
  
  第二天,陈先生拿来几件衣服,郭茂看了一下,虽然牌子都没听说过,但做工倒挺讲究,款式也很新颖别致。陈先生说:“虽说我这不是名牌,但面料、做工、款式一点也不比你那些名牌差,你销销看,反正你也不吃亏。”郭茂问:“价格呢?你成本多少?”陈先生说:“价格由你定,现在的时装哪里讲成本,有的翻几倍、几十倍也有人要,有的赔钱也卖不出去,你说是吧?”郭茂觉得有道理,就同意了。
  
  当天,郭茂就叫店员把陈先生的服装挂在莎丹芭的货架上,价格定在两千元,这是莎丹芭的最低限。没想到挂上没几天就卖出了三件,六千元当然就全归了莎丹芭,郭茂甭提有多高兴了,后面再卖虽说要五五分成,但还是赚的。可那以后也就又卖了两件就再也卖不动了,月底陈先生来结账,虽然只拿到一件衣服的钱,可他却没有怨言。他把剩下的卖不掉的服装都拿走后,又送来了新款。
  
  郭茂与陈先生的合作持续了有半年,每回新款服装来了,也只是卖个三五件,后来便只有人问价,却无人买货了。那位陈先生拿来的服装也不多,剩下的便全都拿走再送来新款。郭茂突然感觉有些不对了,这位陈先生是想干吗?这样做他能赚到钱吗?虽然这对自己来说无异于天上掉馅饼了,郭茂还是担心这里头有什么阴谋。等下次陈先生来一定要问问清楚。
  
  陈先生带着新款的服装又出现了,这是一款无袖超短连衣裙,女孩子穿在身上,下面刚刚遮盖到臀部,更凸显腿的修长,这是今年最流行的时髦装束。
  
  郭茂提出了自己的疑问,那位陈先生大笑道:“老兄,你多虑了,我能有什么阴谋,你只管赚你的钱,不做亏本买卖就行。”郭茂问:“你不会还有其他要求吧?”陈先生说:“没有,就是有你也可以掂量一下,不合适就不干,我也不能强迫你。”郭茂想想也是,又问陈先生的服装是从哪里进的货,厂家牌子会不会有假。陈先生说进货渠道是商业秘密,不便说,至于造假,这又不是名牌,造什么假?
  
  陈先生走了,郭茂把这事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干脆就不想了,只把握一点,自己不吃亏就行,管他那么多干吗!
  
  新款超短连衣裙定价三千元,很快就卖出了两件。郭茂听说后眉开眼笑,下班后开车回家,慢行在车辆拥挤的大街上,忽然看见一漂亮女子就穿着这款超短连衣裙,的确惊艳,引人注目。郭茂心里暗赞那位陈先生有眼光。车开到另一条街道,郭茂又看见一女子也穿着这款衣裙。郭茂好笑,咋这么巧,卖出的两件衣裙都叫他给遇上了。可令郭茂没想到的是,当车开进小区时,突然看见前面一个女孩子也穿了这款衣裙,那女孩他认识,跟他们家住一个单元。郭茂奇怪了,新款衣裙店里就卖出两件,难道还有别处也卖这款衣裙?是不是那位陈先生把货也给了其他店?
  
  郭茂好奇,又不好意思停车问女孩,回到家便叫老婆去找女孩子打听。很快老婆打听回来了,说女孩子的衣裙不是在莎丹芭买的,是在城郊的小商品城买的,才三百块钱。老婆还说她仔细看了,布料款式,牌子厂家,都跟他店里的一模一样。
  
  第二天郭茂就去了小商品城,果然看见一家批发兼零售的摊位正在销售那款连衣裙,围的人还真不少,女摊主一边给顾客选衣裙,一边说:“你们可以到市内大商店看看,一样的东西要卖三千。”
  
  郭茂上前要了一件,仔细看了看,跟陈先生送来莎丹芭的没有任何差别,他问女摊主:“你的货能跟人家完全一样吗?是仿冒人家的吧?”女摊主瞪了他一眼说:“你去看看不就清楚了。”郭茂问她哪家店,她不说店名,只说了莎丹芭所在的市中心大同街。大同街上那一溜高档服装店,唯有他一家卖这款连衣裙。
  
  郭茂此刻全明白了,为什么陈先生每回送来的新款服装卖个三五件后,就只有人问价,没人买货了。他判断那位陈先生可能就是这家的摊主,他是拿自己的莎丹芭给他当托做广告了。郭茂不由得冒火,问:“你家陈先生在吗?”女摊主一愣,见来者不善,道:“你哪儿的?”郭茂只好放缓了语气说是朋友,女摊主这才告诉他:“进货去了。”
  
  等那位陈先生再次来的时候,郭茂拉下脸说:“我说你有名堂,你还真有名堂,到此为止吧。”没想到陈先生一点也不恼,脸上堆着笑说:“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咱们就打开窗户说亮话吧,虽然我利用了你的店,可你也不吃亏呀!要不以后这样你看行吧?我给你的衣服卖多、卖少钱都归你,你卖你的、我卖我的如何?”
  
  郭茂本想不再答应,不过想想他的话也没错,自己的确也不损失什么,赚多赚少,无本生意,何乐而不为?好在事情清楚了,也不怕他有什么阴谋了,便勉强答应再试试看。
  
  合作依然继续下去,对郭茂来说,比过去更受惠了。
  
  大约又过了半年时间,郭茂发现莎丹芭的营业额越来越少,生意越来越不如以前了。他开始还不明白怎么回事,有一天,他从外面回来,在店门口碰到两个顾客从店里出来,一个说:“这店的衣服贵得吓人,其实和小商品城卖的没什么两样,不如去那里买。”另一个说:“听说有些衣服就是从小商品城进的货,没听说吗,莎丹芭就是‘傻蛋吧’的意思,来这儿买东西的都是傻蛋!”
  
  那两个人说笑着走了,郭茂却如同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眼冒金星,几乎站立不稳。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世上绝没有免费的午餐,那些看似占便宜的好事,可能会要你付出更大的代价。
  
  郭茂想这回可亏大了。其实,当初他也曾想到了这一点,只是被眼前的利益迷了心窍,此刻真是追悔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