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谎言开始
  
  杨青云的父亲长年患肾病,耗尽家财,母亲做缝纫收入微薄,他高中毕业后就来到上海打工。
  
  杨青云在上海杨浦区一家五星级酒店工作。因为他台球技术好,他与酷爱台球的复旦大学学生张锐相识,并成为朋友。
  
  2004年国庆节前,张锐的中学同学吴玉琴与他事先约好要带自己闺蜜在国庆期间从宁波来上海玩。可临近国庆,张锐感冒发烧,无法应约,他想托杨青云去接待吴玉琴及她闺蜜。杨青云见朋友身体不适,自然答应。
  
  张锐说:“我会跟吴玉琴讲,你是我同学,增强信任感。”杨青云乐了:“我一下成了复旦学子了。”张锐告诉杨青云吴玉琴的电话和列车时刻。然后,张锐又给吴玉琴打电话,讲明原委,并介绍杨青云是他同学,代自己接待她们。
  
  10月2号上午,杨青云按照时间接到了吴玉琴和她闺蜜。吴玉琴高挑漂亮,衣着考究,杨青云见了很是心动。他先带她们去酒店下榻,因为在酒店干过活,服务女士顺利入住酒店一套流程,杨青云驾轻就熟,吴玉琴颇感高兴,她原以为复旦的学生书呆子多,而眼前的杨青云挺懂生活的。
  
  当天下午,杨青云就带吴玉琴和她闺蜜去上海的城隍庙游玩。吴玉琴告诉杨青云,自己和张锐是同班同学,因为自己读书不好,念的专科,去年就毕业了。
  
  杨青云有阅读的爱好,他趁游览之际,向吴玉琴她们介绍了不少知识。他不俗的谈吐,让两位女士对他生出些许崇拜之情。
  
  此后两天,杨青云又带吴玉琴和她的闺蜜游览了上海各景点,因为服务周到,两位女生心情愉悦,玩得尽兴。最后一天下午,杨青云陪她们逛商场,吴玉琴出手阔绰,一连买了几件奢侈品,杨青云隐约感到吴玉琴是富家小姐。
  
  当两位女生步态显累,杨青云像变戏法一样从包里拿出两双拖鞋让她们换上,然后拿出塑料袋装上她们脱下的高跟鞋,他再拎在手上。吴玉琴的闺蜜脱口夸赞杨青云:“谁要做你的老婆,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晚上,他们三人去学校看望了张锐,吴玉琴夸杨青云能干,把她们招待得很好。张锐朝杨青云挤眉弄眼地说:“他可是我们这里的高材生。”吴玉琴向杨青云投来倾慕的眼光。
  
  次日上午,杨青云送吴玉琴和她闺蜜到车站,吴玉琴依依不舍,她深情款款地向杨青云挥手道别。
  
  吴玉琴的感情泛起波澜,这几年,凭借着美丽的外貌和家庭环境,她身边不乏追求者,可她心高气傲,没几个人能入得了她法眼,但她眼中的杨青云,阳光帅气,富有学识,体贴入微……她对杨青云是满满的好感,连念到他的名字,都觉得一口的芬芳。
  
  回宁波的当晚,吴玉琴就忍不住给杨青云的手机发短信表示深切感谢,并邀请他有空来宁波玩。杨青云看到短信,就礼貌地回了不客气,有空会去宁波。
  
  第二天晚上,吴玉琴就通过手机短信大胆地向杨青云表白:我闺蜜说我们挺般配,要不你就做我男朋友吧。杨青云看到短信一愣,他定了定神,确信没看错。杨青云对高挑漂亮的吴玉琴原本就有好感,只是碍于自己身份,未敢多想。现在吴玉琴主动示爱,他马上回信:可以啊,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
  
  这以后,吴玉琴经常和杨青云煲电话粥,两人感情迅速升温。吴玉琴透露了自己的家庭情况,她的爸爸是当地国企董事长,家境优越。杨青云出于虚荣和自卑,延续了复旦学生的身份。
  
  2005年3月初,吴玉琴给杨青云打电话,让他到宁波来参加她的生日聚会,杨青云欣然同意。
  
  杨青云抵达宁波火车站时,吴玉琴来接他,她上下打量了杨青云,摇头说:“你穿得朴素了点,在我朋友那里,你得光鲜些,我带你去换身行头。”她拉着杨青云去了商场。吴玉琴在商场为杨青云买了一套高档西装,在笔挺西服的衬托下,杨青云愈发俊朗。
  
  在生日聚会上,吴玉琴大方地把杨青云以自己男友的身份介绍给朋友们,杨青云的帅气赢得女性朋友的赞许,这让吴玉琴挺长脸。
  
  聚会快结束时,吴玉琴的爸爸来了。聚会散去时,吴玉琴送朋友离开。吴玉琴的爸爸问了杨青云的家庭情况,杨青云如实相告,吳玉琴的爸爸轻轻“哦”了一声。吴玉琴回头对爸爸耳语,她爸爸颔首。
  
  吴玉琴招呼杨青云上了一辆黑色奥迪车,吴玉琴对他说:“这是我爸的专车,今晚送你去酒店歇息,房间已经订好。”司机驱车去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吴玉琴下车后跟司机说了一声,司机随即开车离去。吴玉琴带杨青云进了房间,这一夜,他们逾越了男女防线……
  
  2。改变命运
  
  第二天早上,杨青云心里打鼓,自己的身份瞒得了一时,瞒不了长久。但他转念想到,恋爱是恋爱,结婚要讲门当户对的,他能感到吴玉琴的父亲对他家庭条件的不满意。他们在吃早饭时,杨青云把自己的家庭情况告诉了吴玉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