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杆枪是一种古老的武器。发射时须两人操纵,一人在前充当枪架,将枪身架在肩上,另一人在后瞄准发射,射程远,杀伤力大。
  
  黑娃出生不久,爹妈就在一场瘟疫中死了,爷爷把他拉扯大。在黑娃十一二岁时,日本鬼子来了,在离黑娃家不远的地方,修起一个大炮楼,炮楼顶上插了一杆带红膏药的白旗,看一眼都丧气。炮楼里有日本鬼子,也有二狗子,为此,人人都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有一天,鬼子和二狗子又进了村,鬼子头目看见黑娃家的老母鸡,命令一个长瓢脸的二狗子去抓。黑娃护着老母鸡,鬼子龇牙咧嘴地叫道:“八嘎!”然后他“哗啦”一声拔出了军刀。爷爷见事不好,抱住了黑娃,赔笑着说:“鸡您拿走吧。”长瓢脸抓過老母鸡,绑住了两只腿,挂在枪管上,鬼子露着狰狞的笑容走了。黑娃恨死了日本鬼子,更恨那个长瓢脸的二狗子。
  
  那天晚上,黑娃爷爷把德顺叔、秦三哥和李老八几个最知心的人叫到家里,压低声音说:“鬼子来了后,我们没一天安生日子,他们说打就打,说杀就杀,一群禽兽!”
  
  德顺叔说:“那有啥办法?他们手里有枪,尤其是那机关枪,打起来像爆豆似的。”
  
  秦三哥看看李老八,跟着说:“是啊,小鬼子实在可恨,可我们两手攥空拳啊!”
  
  “我有硬家伙。”黑娃爷爷端着油灯,领着几个人来到仓房里,从棚杆上拽下来一根黑不溜秋、一头堵死的大铁筒,有茶杯口粗细,一丈多长。黑娃早就想搬下来玩,可太沉了,根本拿不动。今天爷爷把它拿了下来,黑娃开了眼界,好奇地问:“爷爷,这啥玩意?”
  
  “抬杆子枪,我爷爷就是用它打老毛子的。这家伙威力大,就是笨点。”
  
  德顺叔、秦三哥和李老八显然对抬杆子枪不陌生,都说这玩意儿厉害。黑娃想把它抬起来,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没做到。
  
  黑娃爷爷有做炮仗的手艺,造火药不在话下,他告诉黑娃,火药分“顺药”和“横药”,“窜天猴”装的是“顺药”,往一个方向冲;“震天雷”装的是“横药”,横着炸。黑娃问爷爷:“那抬杆枪装什么药?”爷爷说:“当然是‘顺药’,枪打一条线。”
  
  这天上午,黑娃爷爷带着几个人悄悄钻进树林里,秦三哥和李老八扛着抬杆枪走在前面,黑娃紧跟在后头。一行人东走西绕,来到了一个山头,山头下面是一条大道,等了不到一袋烟工夫,就见敌人走了过来,二狗子在前,鬼子在后。秦三哥和李老八把抬杆枪架在肩上,黑娃爷爷瞄准,德顺叔拿着火镰准备点火。这时,二狗子已经走进射程里,领头的就是长瓢脸。黑娃说:“打死那个大坏蛋,就是他抓走了我家的老母鸡!”
  
  “中国人不打中国人。”黑娃爷爷非常沉着,等长瓢脸走过,他才把手往下一压,“点火!”
  
  “嗤——”德顺叔点燃抬杆枪的火药捻,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浓烟滚滚,山下的小鬼子哭爹喊娘一片惨叫。再看秦三哥和李老八,全被震翻在地,抬杆枪向后弹出很远,插在山坡上,枪口还在冒着白烟。黑娃爷爷说:“快跑!”大家扛起抬杆枪就跑,这时,枪声大作,子弹像雨点一样飞过来,好在他们熟悉地形,左拐右转,不一会儿就甩掉了鬼子和二狗子。
  
  那一枪虽然打伤了好几个鬼子,可秦三哥和李老八的肩膀也被震伤了。接连又打了几个伏击,他们渐渐掌握了枪的脾气,用起来顺手多了,出其不意,打了就跑,把小鬼子打得一出炮楼就胆战心惊。小鬼子到处搜查土八路,可林海茫茫,沟壑纵横,他们就像瞎眼的苍蝇一样乱撞,一个土八路也没抓到。后来,小鬼子为了报复,竟丧心病狂地用了毒气弹,毒死了很多无辜百姓。黑娃爷爷咬牙切齿地骂道:“天杀的小鬼子,你放毒弹,我也放毒弹,让你也尝尝我的厉害!”
  
  黑娃爷爷端了一瓢大盐块,放在碾盘上,砸成了像豆粒一样大的小块,又用筛子筛去粉面。黑娃不解地问:“爷爷,你要干啥?”
  
  “做毒弹。”
  
  “这是咸盐,怎么是毒弹?”
  
  “你就瞧好吧!”
  
  秦三哥和李老八抬来了抬杆枪,下了药捻,装足了火药,把盐粒都装了进去,一切装备妥当后,又钻进了树林子里。
  
  “轰”的一声巨响,可枪响之后鬼子一个也没倒。黑娃急了,不高兴地说:“盐粒不顶用……”话音未落,一串子弹擦着头皮飞过来。“快撤!”黑娃爷爷拉着黑娃就跑,转眼消失在了茂密的树林里。
  
  没过几天,有消息传来,被盐粒打中的鬼子个个生不如死。抬杆枪原来打的是铁砂子,打进皮肉里军医能抠出来,用不上几天伤口就好了,没打在要害部位就不会毙命;可盐粒打进皮肉里就融化成水,没法取出,要命的是,伤口溃烂,无药医治,烂下一块肉,留下的是一个黑窟窿。“毒弹”除了给鬼子兵带来无限痛苦外,还造成了严重的心理恐惧感,杀伤力比铁砂还要大。
  
  那以后,一听到抬杆枪的巨响,鬼子们就趴在地上不敢抬头,生怕被毒弹打中,他们搞不明白,这些土八路用的是什么武器,打的是什么毒弹?
  
  黑娃爷爷神出鬼没、声东击西,一杆抬杆枪打出了威风,但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德顺叔受了重伤,爷爷也被子弹打断了一条胳膊。可大家没有被小鬼子吓倒,又有十几个人加入了打鬼子的队伍,力量迅速壮大起来,成了鬼子的心头大患,也成了老百姓心中的希望。
  
  这天,大家正在一座破庙里研究作战计划,山下传来几声响,站岗的人跑来报告说:“敌人来了!”
  
  黑娃爷爷问:“多少人?”
  
  “七八个鬼子,十多个二狗子,带路的是长瓢脸。”
  
  一提起长瓢脸,黑娃就恨得直咬牙:“这回不能便宜了他,给他一记毒弹,让他从头顶烂到脚跟!”
  
  黑娃爷爷沉着脸说:“黑娃你别胡来。大家按计划行事,撤!”
  
  十几个人立刻离开了破庙,上山隐藏起来。不一会儿,鬼子和二狗子冲了过来,包围了破庙,进里面一通搜查,把藏在里面的抬杆枪搜了出来,两个鬼子扛着枪走出了破庙。黑娃看得真真切切,焦急地说:“爷爷,抬杆枪……”说着就要冲出去,爷爷拉住他,说:“你不要命了?”眼睁睁看着抬杆枪被敌人抢走,黑娃心疼得抽噎着哭起来,他埋怨秦三哥和李老八,为啥不把抬杆枪带出来?
  
  当天晚上,黑娃爷爷带领大家悄悄地潜入鬼子炮楼附近,鸟枪、快枪一齐开火,鬼子以为八路军攻打炮楼,用机关枪疯狂扫射,一道道火线划破夜空。
  
  正打得激烈,猛然听到炮楼里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随之大火冲天而起,机关枪哑巴了,喊叫声没有了,炮楼顶上灵幡一样的旗帜倒了下去……
  
  这意想不到的一幕,简直匪夷所思,黑娃有些糊涂了。
  
  望着鬼子炮楼的冲天大火,大家爆发出一阵欢呼。秦三哥和李老八拍着黑娃的脑袋,说出了真相:鬼子早就想抢抬杆枪,研究“毒弹”到底是什么,爷爷将计就计,把抬杆枪装满了“横药”,“白白送给”了小鬼子,装满“横药”的抬杆枪变成了一个威力无比的爆破筒。当然了,完成这一妙计不可缺少一个人,那就是长瓢脸。长瓢脸是二狗子的副排长,但不是坏蛋,每次打伏击都是他提供的情报,这次炸炮楼行动是他和黑娃爷爷一同策划的。
  
  长瓢脸再也没有从炮楼里走出来,听说他当着鬼子的面,用“缴获”来的抬杆枪“射击”土八路,亲手点燃了火药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