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现身
  
  沃德是小镇警察局的局长。这天上午,他正在办公室里工作,助理说有个男人急着想见他。
  
  来人身材瘦小,气喘吁吁,他在沃德面前放下一份剪报,剪报上是一则新闻,报道了小镇上最近发生的一起事故——那天凌晨,一个公司職员徒步经过铁路交叉道时,发现一具男尸。警方根据死者钱包里的证件,将其身份暂时确定为彼得。佩克。死亡时间是在午夜之后,死者很可能是被开往旧金山的早班火车轧死的。
  
  沃德看毕剪报,抬起头,疑惑地看着眼前的来客。来客平静地说:“这是我从昨晚的《旧金山公告》上剪下来的。我差不多开了一整夜的车,今天早上赶到这里。”
  
  沃德问:“你是死者的亲戚?”
  
  来客淡淡地一笑,说:“不,我来是因为这新闻好像出了点儿错。我正好就是彼得。佩克,据我所知,我并没有死。”
  
  沃德愣了一下,接着在办公桌的抽屉里摸索着,说:“我们在死者身上发现了这个钱包,里面所有的证件上都有你的名字,这又该如何解释?”
  
  佩克先生瞟了一眼钱包,说:“很好解释,上星期一晚上我在旧金山被人抢劫了。”
  
  这下沃德有些明白了:“就是说,那人抢劫了你之后,离开旧金山,来到我们这个小镇,不幸遇到了事故。”
  
  “正是这样。”
  
  沃德请佩克回忆一下抢劫者的长相。佩克说,他们有两个人,一个人红头发,左边的耳朵没有了;另一个人个子很矮,留着黑黑的小胡子,皮肤也比较黑。沃德点点头,第二个人和死者的体貌特征一致,他带佩克来到警察局存放遗体的地下室,想请他辨认一下。
  
  沃德把盖在遗体上的白布拉下来,他本以为佩克会流露出反感的神色,不料佩克平静地说:“没错,这就是抢劫我的人之一。”接着他朝尸体俯下身去,观察了一会儿,说:“他脸上有奇怪的斑点。”
  
  沃德吃了一惊,问:“你说什么?”
  
  佩克重复道:“我说他脸上有奇怪的斑点。外行可能会以为死者患有轻度麻疹,但是对于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士来说,我会说这个男人被注射了甲巯喋呤。”
  
  沃德露出迷惑不解的神色,他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佩克解释说,甲巯喋呤是一种药物,有剧毒,会在瞬间导致心脑瘫痪,但甲巯喋呤总是会留下痕迹,中毒者的脸颊会呈现淡淡的红色斑点。
  
  佩克指了指尸体,总结道:“我断定,这个人死于中毒,火车可能是在他死后才轧过他的身体。”
  
  沃德惊讶地盯着佩克的眼睛,问:“你究竟是什么人?”
  
  佩克笑道:“我的专业是毒理学,也就是毒药研究。”他说,自己对这个案子很感兴趣,恳求沃德让他一起来破案。
  
  沃德苦笑了一下,说:“好吧,其实听了你刚才的话,我也正想请你帮忙呢。”
  
  连环杀人
  
  接着,沃德告诉佩克一件奇怪的事——
  
  沃德所在的这个小镇,往常每年大约会有十几个人意外死亡,这是平均数,多年来都是如此。但上个月,仅仅一个月,就发生了十一起意外死亡事件,火车轨道上的这个是第十二个死者,这颠覆了平均法则。这些死者都遭遇了不同的事故,比如高空坠落,或被骡子踢到头。所有事故发生时都没有目击者,但证据就在那儿摆着,让人不得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事。
  
  说到这里,沃德走近佩克,严肃地说:“发生事故的十二个人中,有九个人脸颊上有这样的红色斑点。”佩克惊讶道:“难道这是……连环杀人事件?”
  
  沃德点了点头,说道:“起初我对这些斑点没太在意,但是当这个人被送来时,我开始觉得哪里不对劲。你进来时,我正想打电话给旧金山,向他们求助。”
  
  佩克沉思片刻,问沃德局长,小镇上有没有法医或验尸官。沃德回答:“老医生克劳斯处理整个小镇的案件。他不是专职验尸官,我们需要他时,会派人去请他,但克劳斯医生上了岁数,视力不太好,他好像没有注意到这些红色斑点,也没有向我提起过。”
  
  佩克点了点头,提出想去发现尸体的地方看看,于是沃德陪他来到了事发现场。
  
  铁轨边的路面上有轮胎痕迹,还有不少脚印。佩克认为,这说明最近有汽车停在路边,车上的人下了车,走到铁轨上。从脚印痕迹看,这人有一双大脚,脚往外张开的角度也比一般人大。脚印有两排,一来一回。返回的脚印不如走向铁轨的脚印清晰,这表明这个人是负重走向铁轨的,但返回的时候没有负重。
  
  佩克对沃德说:“那重物是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所有这些都证明谋杀的确发生了。凶手将尸体放在铁轨上是为了掩盖事实,如果死者自己走到铁轨上,显然应该没有返回的脚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