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里是个演员,最近他参演了一个电视系列剧。这个系列剧很受欢迎,但巴里演的只是个小角色,被淹没在众多人物中,这让他有些愤愤不平。更倒霉的是,他还在赛马场上赌输了钱。
  
  这天,巴里演出完毕,坐在电视台的化装间里,一个人想着他的烦心事:我得弄点儿钱,可上哪儿去弄呢?突然,他想到一个主意。他来到剧组的道具间,拿起一支道具手枪,又戴上一副假胡子。装扮一番后,他从边门溜了出去,来到一座加油站。
  
  面对黑洞洞的枪口,两个加油站员工乖乖地站到了墙边,巴里顺利地劫走了收银机里的现金。20分钟后,警察赶到现场,加油站员工向警察描述了劫犯的相貌:“他长着一头棕色头发,棕红的胡子,穿着蓝衬衫和软呢夹克。”
  
  而此时,巴里已经悄悄溜回化装间,匆匆地销毁了证据。他用抢来的钱还清了赛马场的欠账,但那种抢劫的“现场表演”刺激着他,使他欲罢不能。
  
  几天后,巴里再次参加系列剧的演出,演出结束1小时后,他在一家路边餐馆又开始了“表演”。惊慌失措的收银员乖乖就范:“不要开枪,先生,钱都在这儿!”
  
  事后,被抢的收银员向赶到的警察说:“劫犯长得很黑,浓眉毛,穿蓝衬衣,打着黑色领结……”
  
  类似的抢劫案又发生了几次,这些案子让警方头疼不已。以往的连环案,警方都能很快确定案犯的相貌特征,但这次不同,案犯似乎会七十二变,警方绞尽脑汁也弄不清案犯的真实身份。
  
  这天上午,探长马克和警察局长在办公室里见了面。局长指着墙上挂着的几张案犯画像,说:“系列抢劫案的嫌疑人通常都是单独作案,但这次有些异常。这是我们根据目击证人的描述画出来的案犯画像,这几起抢劫案的案犯无一相同!唯一的共同点很奇怪:每个案子的案犯都穿着一件蓝衬衫。”
  
  马克探长一连几天都在想这个案子。这天晚上,他想从棘手的案子里偷闲片刻,就和家人一起看电视。孩子问马克:“爸爸,你也曾经上过电视,不是吗?”馬克笑道:“是的,但不是以演员的身份,我只是一个访谈节目的嘉宾。”
  
  马克回想着自己上电视时的情景,突然,他灵光一闪,喊道:“我有线索了,关键就在蓝衬衣!”
  
  马克立即和电视台联系,详细询问了几个问题……
  
  这天晚上,巴里像往常一样去电视台参加演出。演出结束不久,他溜到57号街,混进了一家俱乐部。他来到经理办公室,拿枪指着经理,喊道:“不要乱动,先生,我不会伤害你!”
  
  就在这时,马克探长推门而入,他用枪对准了巴里:“你也不要动,老实点儿!”接着,警察们一拥而入,夺下巴里手中的枪,给他戴上了手铐。马克探长对巴里说:“你很会演戏,每次作案你都换一身行头,这在剧组里有的是,但你忘了一件事——你的蓝衬衫。”
  
  巴里一脸疑惑,马克探长接着说:“你知道,我也曾经上过一次电视,导演告诉我——要穿蓝色的衬衫,因为白色会在屏幕上显出黑色的阴影。我向电视台调查过了,我发现你的每次演出之日就是案发之时,因为这样你可以很方便地利用演出道具。正是你的演技告诉我,就是你干的!”
  
  巴里的脑袋耷拉了下来,他知道,现在演技再高也没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