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奇父母去世得早,他自己发奋攻读,想要通过科举改变命运。不料就在进京赶考的路上,他遭遇到一伙毛贼抢劫,只好拼了命地逃跑。
  
  天色越来越晚,他不知不觉就跑到了一处三岔路口,这下更慌了神:劫匪很快就会追来,到底该选择哪条道呢?正在犹豫,他突然发现路边树丛里透出一丝光亮,就赶紧钻了进去。
  
  出乎意料,树林里居然藏着一座小木屋,邓子奇大喜,也顾不上礼仪就闯了进去。屋内有一名中年长须男子,见到他似乎并不惊慌:“公子行色匆匆,怕是遇上了什么事吧?”邓子奇点点头,说明了自己的情况,请求对方帮助。
  
  长须男子笑道:“这三条路只有一条可走,另外两条都是死路,你算是问对人了!”他告诉了邓子奇正确的道路,然后劝他在这里暂住一晚,先躲过毛贼再说。
  
  邓子奇喝了男子端来的热汤,就晕乎乎地睡了过去。第二天等他醒来,却惊讶地发现自己躺在一棵巨大的老槐树下,附近根本就没有小木屋的影子。
  
  邓子奇暗暗称奇,但顾不上多想,按照长须男子所说的道路走去,果然一路畅通地进了京。后来他顺利地考中了进士,被委任到地方为官,赶考途中的奇遇也就慢慢淡忘了。
  
  又一日,上任不久的邓子奇领着随从在外办事,不料自己骑的马受了惊吓,一路狂奔着远离了大队伍。邓子奇招呼不住,被马驮着四处转悠,不觉中来到了一处荒山野岭,越走越心惊。
  
  前面竟又出现了两条岔路,这让邓子奇又犯了难,他听说过自己管辖的地方山贼横行,这要走进了贼人的地盘可就惨了。他下马站在路口徘徊,居然又发现林子里藏着一处木屋。
  
  等他进了屋,里面仍然是一位长须男子在迎候。天色尚早,这次对方没有留他,而是再次给他指明了正确的道路,要是走上另一条很可能性命不保。邓子奇千恩万谢,告辞而去。
  
  幸运地又捡回一命,邓子奇事后才想起那名男子正是以前搭救过自己的人,心里大呼神奇。他后来专程回到那个路口,同样也没有找到小木屋,原地上仍然只有一棵老槐树,像极了初次遇见的那棵。
  
  邓子奇左思右想,觉得这棵树很可疑,莫非就是它化成长须男子来帮助自己?他决心要解开谜团,便带了一队人又找到老槐树,想要逼长须男子现身。
  
  邓子奇手指老槐树,大声吩咐众人:“我听风水先生所言,这树長在路口很不吉利,你们赶紧去找砍树的工具,今天就把它给砍掉!”众人得令,四散而去。
  
  见四下无人,邓子奇来到老槐树前,喝道:“你是何方高人,为何要屡次相救?还请现身相见,不然休怪我无情!”这时树身微微颤抖,发出一声低吟:“公子且慢!”接着摇晃两下,幻化成一个人,正是那名长须男子。
  
  长须男子见到邓子奇,纳头便拜:“公子,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你小时候家门外的那棵槐树呀!”邓子奇听他这么说,忽然想起来了,自己家老宅外过去确实有一棵老槐树,不过很早就莫名奇妙地消失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长须男子告诉邓子奇,说来邓家还是他的救命恩人。当年他家的老宅曾为一位大官所有,后来因为搬迁本想毁掉,正是他父亲看中那里买了下来,同时也保住了老槐树,所以他一直铭记于心。上次邓子奇赶考遇险,恰好被他认出是恩人长大了的公子,所以出手相救,没想到后来又再次遇上并助他脱险。
  
  邓子奇恍然大悟,真是他乡遇故知啊!他心想老槐树两次在关键时候救自己的命,看来两人注定有缘。在得知老槐树现在到处漂泊、无处生根后,他便邀请对方搬到自己现在的宅子来。老槐树感激不尽,欣然应允。
  
  老槐树重新长在了邓子奇的宅子门外,平时一到夜深人静,就会化作人形潜进屋内,跟邓子奇把酒言欢。两人有一次喝得热乎,老槐树无意中又讲了一件自己救过他父亲的事。
  
  邓子奇的父亲过去也曾为官,因为与人交恶,被人告他贪污,上面就派了官兵来抓他。老槐树感激他的收留之恩,便要他躲在宅子里,自己让树枝全都垂下来挡在了大门口,官兵赶到后觉得奇怪,立刻禀报了上司。上司也连连称奇,后来查出是有人陷害,于是便赦免了他。
  
  邓子奇听完,没想到老槐树居然还有这么大的能耐,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暗自庆幸收留了它,看来果然是自己的福星。
  
  那之后不久,一天邓子奇正在外公干,却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对老槐树说:“没想到我竟然也遭人算计,马上有官兵要来抓我,快救救我!”老槐树立刻要他进屋,让自己来应付。
  
  追兵赶到时,老槐树又故技重施,用茂密的枝叶挡住了宅子大门。不料这队官兵似乎早有预料,为首者笑道:“我倒要看你有多大的能耐!”说完命令手下冲过去,挥刀便砍。老槐树见势不妙,一发力大风卷来,冲在前面的官兵都飞上半空,摔了个四面朝天。
  
  官兵全都大惊失色,不敢再上前。为首者却连连叫好,朝宅子里大喊:“邓大人的看家神树果然厉害,见识了!”这时邓子奇笑意吟吟地走了出来:“还请大人回去如实禀报,多多提携!”
  
  等到官兵撤走,邓子奇才过来给老槐树道歉,说跟他开了个玩笑。事实是自己已经被皇上看中,即将升职调往京城,他寻思要带个稀罕的宝贝进献皇上,于是便想到了老槐树,刚才其实是和别人一起演戏,就想看看他到底有多神奇。
  
  “你跟着我日子也过得清苦,这下住进了皇宫,是几辈子才能修来的福气,感谢我还来不及呢!”邓子奇替自己辩解,老槐树却闷哼一声,再也不发一言。
  
  话说邓子奇将老槐树当作大礼进献,加上见识过的人也吹嘘,皇上龙颜大悦,又将他官升三品。邓子奇志得意满,以为自己从此前途无量了,谁知老槐树被皇上恩赐栽在了寝宫外之后,却变得跟普通的树一样,没有任何不同。
  
  皇上于是大怒,怪邓子奇欺骗了自己,逐渐将他冷落。邓子奇也不是等闲之辈,他料到自己难以重获皇上欢心,加上朝中一帮重臣正在谋划反叛,他也孤注一掷,很快就成为了谋反组织里的核心人物。他们计划周密,就等最后的摊牌了。
  
  眼看时机就要成熟,这天夜里皇上突然传旨,要邓子奇一人前往他的寝宫拜见。邓子奇满心狐疑,但御旨不敢违抗,只得提心吊胆地赶了过去。
  
  他刚来到皇上寝宫外,一眼就看见了旁边那棵孤零零的老槐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就是你这个没用的家伙,才把我害成了这样!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去打个招呼。
  
  奇怪的是,无论他怎么为自己过去的行为辩解,老槐树都沉默不语。邓子奇叹了口气,扭头准备进宫,老槐树终于心有不忍开了口:“看在过去的情分上,我再救你一次。”他告诉邓子奇,皇上早就怀疑他谋反,宫里已经埋伏好了刀斧手,只要看到他身上有刺字就会马上下手。
  
  邓子奇大惊,他的胸膛上的确刺有一个“反”字,这是他们组织的秘密暗号,准备行动时号令众人的。他吓得大汗淋漓,進去不就是自投罗网吗?想到这,他一下子瘫在了地上,抱住老槐树哀求救命。
  
  老槐树心软,叹息说:“我最后一次帮你,以后各走各路。”邓子奇低头往长衫里一看,胸口的刺字居然已经消失,这才转悲为喜,整整衣衫进了宫。
  
  邓子奇见到皇上,果然就被勒令接受检查。皇上见他胸口没有刺字,觉得自己错怪了人,过意不去便亲自送他出宫,邓子奇受宠若惊地跟了出去。
  
  走到宫外,皇上一眼看见了老槐树,气又不打一处来。邓子奇怕他再次怪罪,加上正想表现一番,便主动说:“皇上,听说这棵老槐树过去不听话,臣今天让他当众演示一番如何?”皇上正有此意,便点头答应。
  
  邓子奇走近老槐树,恳求他再帮次忙,老槐树无奈只好同意。邓子奇得意地回到皇上身旁,大声招呼四周的侍卫上前,众侍卫都听说过老槐树的厉害,只得战战兢兢地接近。
  
  只听见一阵狂风呼啸,老槐树枝叶翻飞,侍卫全部应声摔了出去,半天都爬起不来。邓子奇一个劲叫好,旁边皇上的脸却挂不住了,手指着他大骂:“好个大胆狂徒!居然敢让这等妖物住在朕的宫外,到底是何居心?”
  
  邓子奇没料到皇上会翻脸,吓出了一身冷汗,赶紧跪地求饶。皇上眼珠一转,有了主意:“那我就看看你到底忠不忠心!”他示意侍卫给邓子奇递上一把大斧,然后冲着老槐树努了努嘴。
  
  邓子奇明白皇上的用意,手握着斧头一步步向老槐树逼近,老槐树依旧沉默。来到树旁,他咬牙一斧头就劈了下去,树身负痛一阵颤抖。邓子奇嘴上还在替自己开脱:“我也是没有选择,你就多担待点吧。”说完又要劈下。
  
  突然只听得一声长啸,一根巨大的树枝拍下,邓子奇手中的斧头立刻飞了出去。老槐树发出了怒吼:“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真是个混账东西!”原来当年老槐树救了邓子奇的父亲后,不料却给自己引来了杀身之祸。真相是他父亲确实有贪污钱财,事后他担心老槐树总守在门口,对每次别人来送礼都一清二楚,怕留着今后对自己不利,便趁他不备连根拔除。
  
  老槐树用了不少年头才恢复元气,本想回来报复,没料到他父亲已经去世,于是便找到了邓子奇。当时他发现这个年青人好学上进,以为与其父不一样,便决定抛弃恩怨重新结交,没想到他还是暴露了自私贪婪的真面目。
  
  老槐树继续发力,一阵大风卷起,猛地将邓子奇的长衫褪去,这时他的后背上赫然露出了一个“反”字。原来他身上的刺字并没有消除,只是移到了身后。皇上看了气得浑身发抖,一声令下侍卫就将邓子奇拖了出去,等他再回过头来,哪里还有老槐树的影子?
  
  又过了些日子,邓家原来的老宅被一个叫淮树的商人买下。有熟悉的老邻居看见宅子外又出现了过去那棵老槐树,枝叶繁茂好似焕发了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