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年,山东大旱,蝗虫铺天盖地,民不聊生,魏氏一家不得不背井离乡,走上了闯关东的漫漫苦路。不幸的是,在路上他们都得了一种叫“烂皮疮”的传染病,这病很厉害,染上了先烂皮后烂肉,只有等死的份,还没有出山海关,全家就剩下她一个人了。当时魏氏桂娥只有18岁,就像一片孤零零的树叶一样,一人沿着遍布白骨的逃荒路向东北方向一路走去。她身上的“烂皮疮”越来越厉害,眼看脚腕的皮肉都烂得露出了白花花的骨头,在一个破烂的道观门口,她一头倒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魏氏醒了过来,见自己倒在一张石床上,身边坐着一位白须飘然的老道,正在往她的脚腕疮口上贴膏药。见她醒来了,老道说:“你身上的疮很严重,再不治可就没命了,我手头就剩下这一点膏药了,不够治好你的病,我还要急着出门,这样吧,孩子,我把方子告诉你,你自己出去采药自己熬。不过我可把话说在前头,以后你只可用这方子救命,不能用它敛财,否则会遭到报应。你能保证做到吗?”魏氏说:“您老人家放心,我一定能做到!”听了魏氏的话,老道就把那膏药的方子和熬制方法传授给了她。
  
  老道当天晚上就出门走了,魏氏虽然一个字不识,可记性和悟性特别好,第二天一早,她就拄着棍子,支撑着上了山,采回了十几样中草药,很快就熬出了膏药。她用自己熬的膏药治好了身上的“烂皮疮”,之后又接着向前走去。
  
  一年后,魏氏来到了松花江边的一个小镇,经好心人撮合,她和一个编筐的光棍结婚了。这编筐的人从小就死了爹妈,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因为他住在小镇边上第三家,大家都叫他筐三。筐三以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现在变成了两张嘴,就有三天两头断粮的时候。筐三心眼好,有粮留给媳妇吃,自己就是吃糠咽菜也毫无怨言,倒是总觉得委屈了魏桂娥,于是就没日没夜地干活。有了人疼爱,魏氏心里甜滋滋的,她想,也不能让丈夫太辛苦了,我会熬膏药,虽然老道嘱咐我不能用它敛财,可低价卖,一天只换一碗粥钱总可以吧。
  
  卖筐的幌子是用木杆高挑着一个破筐,魏氏在破筐的一边挂了一个膏药幌子——一张牛皮纸中间画了个黑色的圆饼。她的膏药医治疙瘩、疖子、肿痈之类的疾病特别有效,药到病除,又特别便宜,价格还不如一块糖贵,所以很快就声名大振,远近求药的人络绎不绝。人们不知道这种膏药叫什么名子,只知道卖膏药的人姓魏,幌子又挂在筐子一边,于是就把这种膏药叫做“魏筐膏药”。
  
  买膏药的人虽然多了,可魏氏还是按原来的价格卖,决不涨价。
  
  镇里有个药商叫狼皮,他看到魏筐膏药如此神奇,心想如果把方子弄到手就能发笔大财,子孙后代都吃不完用不尽。他已经听说了魏氏的为人和秉性,怕碰钉子,就想在筐三身上打开缺口。一天,他找到筐三说:“你编筐能挣几个钱?真是守着金饭碗挨饿!我愿高价收购你家魏筐膏药的方子,保证你有吃有喝,再也不用起早贪黑编那个破筐了。”
  
  筐三说:“膏药的方子只有我媳妇自己知道。”
  
  狼皮说:“你真笨,偷着给我抄一份不就行了吗?”
  
  筐三说:“我不识字,再说了,那方子没写在纸上,就记在我媳妇的脑袋里。”
  
  狼皮知道这事还真不大好办了,就把价格一提再提,最后提到了500两银子,还说:“你有了这些钱,以后就可以享清福了,你媳妇也不用像现在这样天天采药熬药,累得死去活来的。”筐三被这巨大的金钱诱惑打动了,答应回家试一试。可是,回到家和魏氏一说,她坚决反对,她说这样做会遭到报应的,她早就听说了狼皮是个黑心的奸商,药方一旦落到了他的手里,就会变成他的摇钱树,有病的人再也很难买得起。其实,魏氏早想把药方传授给筐三,现在见他有了这种想法,就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筐三把话如实地跟狼皮说了,狼皮并没有死心,他把筐三请到一家酒店里,好酒好菜把筐三灌晕乎乎,并再次提高了收购价码,在原来500两银子基础上又外加了一幢新盖的大房子。筐三说:“你就是给的再多,我也没办法。”
  
  狼皮狡黠地说:“办法倒是有,就怕你不敢试。”
  
  在酒劲作用下的筐三打着保票说:“只要你有办法,我就敢试,我这也是为她好,到时候我们都过上了好日子,她就会想开了。”
  
  狼皮一拍桌子说:“好,爽快!”接着他就拿出了两包药,告诉筐三,这是一种奇效药,叫“升天还魂散”。吃了这种药,半个时辰就“升天”,但一天后还会“还魂”,毫发不损。人在“死”前,头脑非常清醒,会把“后事”处理得妥妥当当……
  
  筐三马上就明白了狼皮的意思,摇头说:“不行不行,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要是有了差错回不来了怎么办?”
  
  狼皮早就有准备地说:“为了打消你的疑虑,我吃一包给你看看。”
  
  于是,在筐三的监看下,狼皮吃了一包“升天还魂散”。果不出所言,一个时辰就“死”了,一天后又活了,没事一样。想着那白花花的银子和那栋漂亮的大房子,筐三决定铤而走险一回。
  
  “升天还魂散”无色无味,筐三偷偷地掺在了魏桂娥的茶里。不一会,她就“不行了”,临“死”前,真的把膏药的秘方告诉给了筐三,并千叮咛万嘱咐,一定一定不能拿它去发不义之财。
  
  奇怪的是,还没有到一天,魏氏就醒来了,虽然眼睛睁不开,神志却十分清醒,她大声地叫道:“当家的,当家的!”
  
  筐三赶紧跑过来,说:“媳妇,你醒来了,真的醒来了?”
  
  魏氏說:“我走到半路,突然想起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没有跟你说,就任凭小鬼怎么打我也不进地府,硬逃了回来。当家的,要记住了,熬药的时候……”
  
  渐渐的,魏氏的眼睛睁开了,她一看自己是躺在一间宽敞明亮的大房子里,就迫不及待地问是怎么回事。筐三不得不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接着安慰道:“媳妇,我看你天天那样辛苦,心里实在难过。现在你什么也不用多想,以后,我们的好日子长着呢!”
  
  魏氏听完了筐三的话,如同五雷轰顶,痛心地说:“你、你怎么能这样……我违背了诺言……”说完,她晃晃悠悠地走到了墙角,一头撞了过去……
  
  筐三抱着媳妇的尸体悔恨交加痛不欲生,他是个老实厚道人,急忙去找狼皮,还没等说明来意,就忍不住泪水横流,说:“我、我媳妇……她、她死了……”
  
  此时的狼皮,再已不是之前那样的摇尾巴狗了,他横眉怒目,凶相毕露,说:“你媳妇死了和我有什么相干,是她没福气,你赶紧给我滚开!”
  
  筐三说:“我是……是……”
  
  “是什么是,来人,把他给我轰出去!”接着就呼啦啦冲来一伙人,拳脚变加,把筐三打了个半死。等他再回到那栋大房子时,屋里屋外已经全是狼皮的人了,魏氏的尸身被抛在了路边,那500两银子也被抢走了。筐三这时才彻底明白了,是恶毒的狼三设圈套害了自己,可是他无处伸冤,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他含着眼泪把膏药幌子摘掉了,木杆上,只剩下了一个破筐在风中打颤。
  
  几天后,狼皮的府里大乱,狼皮失踪了,家人满世界寻找,可是一点踪影也没找到,后来听说在熬膏药的大锅里找到了狼皮的衣服,狼皮的身体已经和膏药变成了一体。原来,狼皮不择手段得到了魏筐膏药的秘方后,欣喜若狂。他在房里架了一口最大号的铁锅,为了防止秘方泄露,在熬药时他把窗门紧紧地关闭起来,就留他一人在里面。可熬着熬着,不知怎么就把自己熬进了药锅里。
  
  一天,以前狼皮身边的一个人来买筐三的筐,那人说:“你真是命大啊,狼皮不死的话,你就必死无疑了。”
  
  筐三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那人就告诉他,狼皮是想自己独得秘方,给魏氏吃的“升天还魂散”他做了手脚。你想啊,这个世界上知道秘方的就是你们两个人了,他能放过你吗?
  
  筐三如梦方醒,魏氏吃的并不是“升天还魂散”,而是毒藥,只是因为她有一件事牵挂着,才半路上逃了回来。筐三本是想把魏氏最后的一句话告诉狼皮,可狼皮却不容他说话。
  
  魏氏留在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是:熬膏药时,一定敞开门窗,保持通风,否则,人闻到药味会昏厥而死……
  
  后来,筐三看到很多患有疔疮肿痈病症的人倍受折磨,又难以医治,就开始用媳妇临终口传给他的秘方熬制膏药,廉价卖给病人。有的穷人没钱买药,他便分文不取。这种神奇的膏药一代代流传下来了,但筐三把膏药改了名字,叫魏氏膏药。
  
  如今,魏氏膏药已成为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仍在为众多患者解除病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