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8:15,骤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把街道办的靳主任吓了一跳,他拿起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号。他犹豫了片刻,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您是街道办的靳主任吧?”他回应道:“是的,您是哪位?”
  
  女人没报姓名,却直接向他反映了一个事儿:“靳主任,听说你们新建的文化活动室把后面住户的太阳光都给遮挡了,你們再不给一个合理的说法,人家要去法院告你了……”
  
  “你是?”靳尚义还想进一步追问,可对方已将电话挂断了。
  
  靳主任放下手机,走到窗口。房后就住着孙李两家五口人,女人只有孙家婆媳二人,可声音似乎都不对,其他三个又是男人,那这个电话到底是谁打来的呢?他一时还琢磨不透。
  
  靳主任正沉思时,只见李师傅又像往日一样出去遛弯前总要接一壶水,放到屋外的窗台上,初升的太阳刚好能晒着。
  
  早晨8:21,李师傅刚走上街道就看到买菜回来的孙婶,菜篮子里两把青菜和一块豆腐。他有些不解地问道:“哎呀,你怎么又买豆腐了,昨天你不是订了豆浆吗?”
  
  孙婶不以为然地说:“是啊,那是当早点的。”
  
  李师傅不放弃原则,继续和她理论:“那你还买豆腐吃,都是豆制品,这不是浪费吗?”
  
  孙婶不想深入这个话题,冷着脸说,“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俺家孙老二就好豆腐这一口儿,不行吗?”
  
  李师傅讨了个没趣,知道孙婶的儿子小斌病了,这两天她心情不好,忙岔开话题说:“哎,我还得出去溜达一圈,就不跟你瞎聊了。”
  
  此时,靳主任过来了,孙婶指着李师傅渐行渐远的背影,对他说:“这个老抠儿,小算盘打得可细了。”
  
  靳主任一听孙婶的嗓音有些沙哑,与电话里的声音明显对不上……孙婶见他没搭言,以为他不相信自己说的话,便说:“他老伴去世多年,女儿不放心他一人单过,便强行给他安了一部电话,可他就是怕花钱,有事没事总把电话线给拔了。”
  
  靳主任有些不解地说:“不会吧?电话这玩意,只接不打根本就不用花一分钱呀!”
  
  孙婶嘿嘿一笑,说:“谁说不是呢,可你都想不到,他说即便话费不要钱,但电费总还是要的吧,不然它还能叫电话吗?”
  
  靳主任听了,笑着说:“没看出来呀,这老抠儿还真挺有意思的……”可心里却想起了昨天上午的那个短会,这两人本是近邻,怎么一见面就掐,不会有啥底火吧。
  
  昨天上午,李师傅一走进街道办,先找到热水器给自己水杯接满热水,然后找位置坐下。看到两人坐好后,靳主任伸手向上指了一下,说:“为了节省用地,街道办在这平房盖上再起一层作为社区文化活动室……不过,建成后会遮掉了你们两家的太阳光。”
  
  李师傅立刻就火了:“太阳光给遮了,让我还怎么晒水?”不想却遭到了孙婶的反唇相讥:“老抠儿,你还晒哪门子的水,抠门儿都不抠到点上。遮光得给我们补偿,否则一切免谈!”于是,二人就喋喋不休地杠上了。
  
  靳主任终于忍不住了,忙拍桌子制止道:“都静一静!我啥时说不给你们遮光补偿了?准备每户补偿8000元。”
  
  8000元?!事情来得太突然,李师傅的头轰地一下,孙婶也比刚才多了一些兴奋和惶惑。
  
  靳主任继续说:“这次修建文化活动室,虽说上级有硬性要求,但真正受益的还是社区里的老少爷们。项目资金有限,拿出一万六不容易,希望你们两家能够理解和支持我们的工作。”
  
  孙婶看了一眼李师傅,说:“行!我家孙老二和儿媳妇去医院陪小斌做透析了,都不在家,这事儿我就做主了。”
  
  可李师傅偏和孙婶拧着来:“不行,这点钱就想买我家的太阳光,门儿都没有。”孙婶气愤地白了他一眼:“那你就留着晒水吧!”
  
  靳主任见此情形,知道一时半刻也定不下来,便说:“那就先这样,你们都回去好好琢磨一下,明天再来吧。”
  
  会散了,孙婶扔下李师傅一个人先走了。李师傅再次给水杯接满热水后,才离开。他的一举一动,靳主任尽收眼底,心里不由地一乐。
  
  上午9:17,李师傅溜达了一圈回来,摸了摸窗台上的水壶,温温的已不太冰手了,便拎进屋放到炉子上。此时,太阳光已洒满了庭院,还涌进屋里不少。
  
  不过,太阳光再好,李师傅也从未想过是属于他的。在他的思想深处,只有一套房子、一份社保养老金是属于他的,就连那个乖巧的女儿都是属于女婿和外孙的。昨天街道办要给他遮光补偿,让他明白了眼前的太阳光也是属于他的。是要钱,还是要太阳光,他纠结不已,以至于昨晚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烙了一夜的馅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