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十年前唐十三接替唐老太太成为四川唐门的掌门人,唐家在江湖中的地位日益显赫。本来唐家就是使用暗器和毒药的世家,唐十三在前人的基础上,更是不断改进暗器制作和毒药制造,先后发明了“暴雨梨花针”“万朵梨花开”等绝毒暗器,杀伤面积大,致死率高,还有哪个江湖人敢无事生非?
  
  唐十三每天会到暗室里看看炼制的绝命毒药,然后到后院的一片竹林中练习自己的暗器手法,期间会有自己最信任的一个弟子唐小小送上一壶上好的碧螺春。饶是自己最信任的弟子,唐十三每次喝茶前,总会偷偷的用一根银针试试茶水中是否有毒。要知道江湖本来就是喋血,一个不小心,没准什么时候就横尸街头。况且唐十三之所以能够当上唐家的掌门,本来也是踏着兄弟的鲜血一步步爬上来的,其间的爱恨情仇谁也说不清楚,到后来更没人敢说。
  
  唐十三对送茶的唐小小很满意。自从自己当上掌门,指定他送茶以来,十年时间,三千多个日夜,唐十三用坏十几根银针,茶水从来没有出现过岔子。
  
  有时候唐十三觉得自己有点可笑,自己身为唐门的掌门人,制毒固然是一流好手,在解毒方面也绝不是一个庸才。天下之毒虽然谈不上应手而解,但凭着自己对毒理的了解,加上自己数十年接触毒物,天下一般的毒药还真毒不倒他,何况唐小小一直就是个值得信赖的弟子。
  
  这天,唐十三照例在竹林中练习自己最拿手的暴雨梨花针,忽然感觉有点头晕,他扶着竹竿,稍微喘气,然后看到自己更不相信的一幕,唐小小坐在自己经常坐下来喝茶的凳子上,神态潇洒的喝着原本该是自己喝的碧螺春。
  
  唐十三叹口气道:“我只想知道你如何下的毒,用的什么毒?”
  
  唐小小笑着告诉唐十三,其实严格来说,他用的根本就不是毒,而是一种中药“血须叶”。“血须叶”所含的毒素非常稀少,只有长期接触,毒素在体内蓄积,才会慢慢的发生效用。它所含的那一点点毒素,是用银针根本测不出来的。
  
  为了更加保险,唐小小并未将“血须叶”放在茶水里,而是用“血须叶”熬制的水为唐十三洗毛巾,擦汗的毛巾。每当唐十三练得浑身冒汗,毛孔大张,用带有“血须叶”的毛巾擦汗时,毒液便慢慢的渗进身体。日积月累,毒素在身体里沉淀,直到今天才彻底摧毁唐十三。这样还有个好处就是毒素慢慢在体内积存,饶是用毒的大行家,也觉察不出来。
  
  唐十三回身摸自己的豹皮口袋,可惜里面已经没有一支暗器可用。
  
  唐小小居然算到他此时已经没有暗器可用,多么的可怕!
  
  唐十三坐在地上,长喘着气问:“我一向自问待你不薄,说说是谁指使你这么干的?”
  
  原來,这唐小小是唐十一与一个丫鬟的私生子。唐十一本来是最有能力接替唐老太太做唐门掌门人的,他一向天资聪明,可惜一次和唐十三开发暗器暴雨梨花针时被暗器所伤。唐十一临死前,对唐小小和他娘说,自己本来打算当上掌门后,给他们母子一个名分,可惜现在已经不可能了,要唐小小好好活下去,苦练本领,将来学有所成,说明真相,自然会在唐门有个立足之地。可惜唐十三做了掌门后,不是自己的亲传弟子,是接触不到唐门最高的暗器心法的。余下的唐门中人,只能练些入门的功夫,平常就是端端茶,倒倒水。
  
  唐小小说,既然唐十三害死自己的父亲唐十一,又不让自己练武功,只干些端茶倒水的活计,自己又怎能不报这杀父之仇?
  
  唐十三本要解释些什么,可他的意识渐渐模糊,不由心中慨叹,自己制了一辈子的毒,却从来没有制成天下第一至毒,看来,这仇恨才是天下第一毒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