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华的高级磁疗床垫加盟店刚一开张,就立刻在小县城引起了骚动。
  
  你看,现在的店门口虽然人山人海,每天进出的人络绎不绝,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来的人大多是因新奇看热闹的,谁让她打出了免费体验的宣传口号呢?
  
  阿华的父母始终为女儿捏着一把冷汗,是因为从一开始二老就不支持她的这一冒失行为。
  
  大学毕业才三个月的阿华,毕竟缺乏生活的历练,还没有经受过人生的挫折,不具备在商海中摸爬滚打的本领。其实说得再严重一些,阿华家世世代代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祖坟上就没长出那根可以护佑子孙们经商的草。
  
  都说无奸不商,阿华可一直是个本分的孩子,别说是得到父母支持她经商了,就连当年高考时,市场营销专业还是阿华背着父母偷偷填报的,现在怎么样,形成恶性循环了吧,这不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吗?
  
  阿华的父母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厂家的人前来考察时,对这座偏远落后、经济不太发达的西部小县城并不看好,一个床垫就要卖两万多元,老百姓究竟能有多大的购买力,就连厂家的市场运营专家心里都像揣了一只乱跳的兔子,于是劝阿华一定要三思而后行。
  
  可阿华是那么执拗,一个丫头片子,唯独这一点不像祖上人的风格。为申请贷款,房产证被女儿执意拿到银行做了抵押,阿华的父母似乎每一刻都在做着与女儿一起流落街头的准备。这个犟妮子啊,怎么连父母的肺腑之言都听不进去呢,难道非要等撞个头破血流才肯回头?
  
  阿华每天早出晚归,尽管忙得累死累活,人瘦了一大圈,一个月下来,产品也没有卖出一件,但她却乐在其中。真不知这傻妮子心里在想什么!是不是做梦发大财哪根神经出故障了?阿华的父母叹着气。
  
  更让阿华的父母气愤的是,一个月来女儿的账簿不仅分文未进,居然还赔了几千元钱。赔在哪里了呢?房租与水电费暂且不计,两个员工的工资加上店内免费提供的水果小吃,就成了日常的一大笔开销。哪见过谁家白养着光打鸣不下蛋的鸡呢?哪见过不买产品白吃东西的客人呢?可这又怨得了谁呢,这不是周瑜打黄盖,有人愿打有人愿挨吗?
  
  小县城虽经济条件不发达,但也不乏少数的富人。有人信不过这磁疗床垫的保健功效,确切地说是对床垫的来源心存质疑。毕竟,现在上当受骗的事情被新闻媒体曝光得铺天盖地。
  
  阿华依旧是一脸的微笑,她告诉客人们,店里马上要组织大家到厂家去观摩,每人需预交1500元订金,如果回来后有人愿意购买床垫,退还1000元订金作为优惠,如果不愿购买,就当是旅游休闲一趟了。
  
  这下人群中可炸开了锅。要知道厂家坐落在一座驰名中外的旅游避暑胜地,1500元,5天4夜,去掉两天的往返行程,还有半天的厂家观摩,剩下两天半店主还要组织大家到各大景点旅游,要说买一个两万多元的床垫着实贵了些,可1500元对大家来说还能接受得了。
  
  于是,人们争相报名,很快就凑满了两车。
  
  几天后,人们都乐呵呵地回来了,话题都是围绕着旅游,这一趟出去真是开了眼界,对于买床垫的事却谁也绝口不提。更让人不可捉摸的是,阿华回来后第二天店里来的客人比先前还要多,没有一个人是来体验床垫的,大家都问下一次什么时间组织大家到厂家去观摩,许多人争先恐后地要抢着交订金。
  
  夜里看着女儿在灯下数钱,真是乐得合不拢嘴,这次出门的收入不仅堵住了上个月的亏空,还有很大的结余呢。这下阿华的父母可被女儿搞得一头雾水了,于是忍不住要问个究竟。
  
  阿华告诉父母,与这家厂子加盟最大的好处在于,一来没有加盟费,二来一年之内卖不出去的产品可以全部退回,但组织观摩的收入却相当可观啊。
  
  “那一年之后呢,你打算怎么办?”阿华的父母担心地问。
  
  “換个地方,找同学合伙接着干呗。”光顾着和父母说话,阿华手中的钱都数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