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死讯
  
  江峰得知黄金盟的少帮主蒋烈的死讯后,着实吃惊不已。
  
  江州知县告诉江峰,今天一早,他收到了从画舫送来的飞鸽传书,说是蒋烈死了。所以,他派江峰前去调查此案。
  
  江峰接到了命令后,便准备打马赶往事发地点,谁知知县却告诉他,这回用骑马不行,需要乘船。
  
  原来,在三天前,一艘巨型画舫开出了江州码头,准备顺流而下,进行一次长途旅行。这次旅行的发起者正是黄金盟的总帮主蒋可危。在当今江湖,蒋可危是说一不二的人物,他这次做东,请人打造了这艘巨型画舫,然后邀请青山、逐云、追月三个门派前来聚会。
  
  在外人眼中,这次聚会绝对不简单,但是他们到底在商议什么,也没人能够说出一二来。
  
  江峰赶到码头之后,找了最快的轻舟,追赶画舫。
  
  此刻,在画舫之上,蒋可危正为丧子一事而悲痛。蒋烈失踪的时候,蒋可危派了所有的人搜遍了整艘船,也没有发现儿子的下落。
  
  当即,他下令将船停下来,派了水性好的弟子,跳入江中寻找。
  
  最后,当儿子的尸体被呈上来的时候,蒋可危发现蒋烈的尸体上面全是斑斑血迹。他怀疑是有人谋杀了自己的儿子,便下令船上所有的人,没有命令不得离开,又命令帮众把守甲板的各个角落,防止有人逃走。
  
  转眼,青山帮的帮主胡青山率先发难,说虽然蒋可危为盟主,但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将一大群人困在船上,实在是非常不合理,他准备率人乘坐小船离开。
  
  蒋可危当即大怒,命人将青山帮帮主胡青山拿下,众人一拥而上,却突然都不动了。原来,胡青山已经在众人身后布置了蜘蛛网一样密集的细线陷阱。
  
  冲得最快的几个黄金盟的帮众并不是停住了,而是已经死了。只见几个人瞬间变成了无数交错的肉块,鲜血四溅到周围人的身上和脸上,把众人吓得倒退了好几步……
  
  就在人们以为胡青山可以轻松离开的时候,突然有几团飞旋着的物体击打到了“蜘蛛网”上,片刻之间,蜘蛛网就全部化开了。
  
  一个人走过去,轻轻一吹,蜘蛛网便瞬间断裂了,那人三两步便追上了胡青山,一拍他的肩膀,胡青山感觉到后面有人追过来,也不慌忙,身体侧移,轻松地躲了过去。
  
  那人又接连几团黏液飞出,胡青山往后弹跳一步,用肉眼看不清的速度飞快地编织着蜘蛛网,然后整个人挂在蜘蛛网上爬行,躲开了正常情况下绝对躲不开的黏液攻击,接着便借用蜘蛛网作为弹床,将自己弹射出来,冲向那人。
  
  那人见再斗下去,也是无果,这才做了一个休止的动作,说:“胡掌门,这件事如果真的与您无关,您又何必急着要走呢?”
  
  胡青山一副不屑模样,说道:“乌逐云,你这一副谄媚模样,真令我作呕!”
  
  说话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逐云派的掌门乌逐云。
  
  2。嫌疑人
  
  这个时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追月派掌门也走了出来,冲着两人阴冷地笑了一下。
  
  胡青山对追月派掌门李追月说:“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刚才已经做好了最后一击的准备,想等我们两人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你上来好偷袭,然后坐享渔人之利吧。”
  
  见被两人识破,李追月悄悄地将掌心的阴寒之气收拢,慢慢平复了语调说:“没有的事,你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明白。”
  
  “够了!”这个时候,蒋可危终于按捺不住了,他明白,这三个人都不是什么好鸟!这胡青山,幼年家贫,经常与毒虫蜈蚣为伍,所以习得一身毒虫般狠毒的武功,最擅长用头发丝作为攻擊和防守的武器,能在眨眼之间,在几处支撑点下,制作出一张极其锋利的大网!据说,这些头发丝都是他让手下去搜集的,每月消耗巨大。
  
  而乌逐云最厉害的,要属他那一口唾液,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那么多唾液,据说,他每天都要喝水很多,然后将身体中百分之七十的水分都调动起来,在消化道里进行复杂的加工提炼,然后储存在口腔内部的两个大囊当中,在与人过招时,随时用来形成唾液暗器,攻击敌人,杀伤力惊人,而且常人难以防备,据说还有腐蚀性……
  
  在所有事情中都属于冷漠中立派的李追月,给人的感觉像是一只秃鹫,在任何纷争过程中都保持着旁观姿态,不过这并不代表他爱好和平,与人为善,只要是有一方,或者两方都处于颓势,他便会伺机而动,寻找腐肉……
  
  这三派平时都明争暗斗,貌合神离,虽然三派名义上都尊蒋可危为盟主,实际上都各怀鬼胎。
  
  这次的儿子离奇身亡,蒋可危最先怀疑的,就是这三个人。
  
  蒋可危按动了一个机关,整个船舱瞬间发生了变化,无数木板进行了重新的移动组合,瞬间整个船舱就被封闭起来,三个派别的帮主都被升起的木墙给挡住,关进了三个小木牢房……
  
  这艘画舫在制造之初,蒋可危就为了防止有变,而留了一手,如今他正是利用了这个机关,将整个船舱进行了布局的变化!
  
  众人惊叹叫嚣之余,也没有更多的办法,因为他们发现,这木板不知用了什么材料,刀劈不烂,水火不进,出奇的结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