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冯兰素准备卖房让儿子留学,丈夫却将房产证藏了起来。她与丈夫撕扯起来。儿子刘晨一边劝架,一边替父亲揽责。
  
  冯兰素疯狂地爬上阳台,将左腿跨出窗外,吼道:“留学关乎你一生的幸福!今天你要是不接受我的安排,我就从9楼跳下去!”冯兰素为何以自杀逼儿子留学?
  
  1。编织谎言提升儿子自信
  
  2013年12月11日,冯兰素下班刚回到家,儿子刘晨就黯然告诉她:“妈,我不想读重点高中了,你帮我转学吧。”
  
  冯兰素一听就恼了:“多少人挤破头也进不了这所重点中学,妈为了你四处求人,还缴了3万元赞助费,你要不读让我情何以堪?”
  
  刘晨眼里涌泪:“我每天看见校门就想哭。”儿子这句话,深深刺激了冯兰素……
  
  时年38岁的冯兰素是北京人,在北京公交系统就职。丈夫刘金豪大她两岁,也是北京人,是某影城的后勤人员。独生子刘晨1997年出生。冯兰素和丈夫都只有高中学历,但心高气傲,一心想将儿子培养成精英。2013年6月,刘晨中考成绩不理想,他们费尽周折将儿子送进重点中学。为了一心一意培养儿子,夫妇俩还每月出资2500元,在学校附近租房陪读……
  
  在母亲的追问下,刘晨哽咽道出缘由:全班50个学生,他的入学成绩排在46名,是师生眼里的差等生。而且班上很多同学家境优越,一个足球就抵刘晨半年生活费。成绩差、出身卑微,令刘晨压抑自卑。纠结中,厌学情绪在他心头疯狂发酵。冯兰素的心沉重如铅。
  
  晚上,冯兰素将儿子的厌学情况告知丈夫。他們商量到大半夜,终于有了对策。
  
  次日冯兰素向儿子撒谎:“小晨,别以为我和你爸是普通人,其实经济条件并不比别人差。早些年你爸炒期货挣了上千万,这笔钱全存在银行……”刘晨惊讶得嘴巴张成了“O”形:“我活了15年,才知道自己是个隐形‘富二代’,太提气了!”
  
  为圆谎言,冯兰素夫妇将儿子每天的零花钱由15元涨到50元;刘晨的书包、衣服、鞋子,统统换成了名牌……从此,刘晨在同学面前挺直了腰杆,变得张扬高调:中午他总在食堂吃最贵的套餐,买进口的巧克力……
  
  给儿子注入自信的同时,冯兰素夫妇努力提升儿子的成绩。每天晚饭后,夫妇俩不打麻将,不看电视,全身心陪儿子写作业……
  
  渐渐地,刘晨性格开朗了,不再提转学的事。2014年期末考试,刘晨成绩上升到全班第34名。
  
  这年10月,学校开家长会,班主任特意表扬刘晨,并给冯兰素戴了红花。回到家,冯兰素绘声绘色地向丈夫描述在学校的“荣光”:“只要儿子成绩好,大人孩子都有面子。刘晨现在上高二,正是关键时候,我想实施奖励机制。他考试每上升一个名次,就奖励他400元。”刘金豪表示支持。
  
  为拿到高额奖金,刘晨学习格外刻苦。2015年1月期末考试,刘晨由班上34名上升到29名。冯兰素夫妇兑现诺言,一次性奖励儿子2000元。接过母亲厚厚的红包,刘晨欢呼雀跃:“爸、妈,下次我争取拿2800元奖金,你们可得多准备钱哦!”冯兰素夫妇心里甜滋滋的。只是他们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富养教育及物质奖励,让刘晨渐渐变得虚荣、自私、爱攀比、贪图享受。
  
  两天后,物业人员上门收电费,刘金豪身边没现金,对儿子说:“借400元给爸,爸明天还你。”刘晨回答父亲:“我没钱。”“我们给你的2000元奖金呢?”刘晨不以为然:“昨天请同学吃饭、看电影都花光了。”
  
  傍晚,妻子下班回家,刘金豪忧心忡忡讲述儿子一天败光2000元的惨痛事实,冯兰素顿时焦虑起来。刘金豪说:“咱们必须改变教育方式,否则刘晨会变成纨绔子弟。还是告诉儿子真实的家庭经济状况,让他回归节俭生活吧。”冯兰素同意了。
  
  几天后,冯兰素与儿子交了底:“小晨,对不起,妈妈以前向你撒谎了。其实你爸从没炒过期货,咱们家根本没有千万元存款,你就是一个普通工薪家庭的孩子……”
  
  刘晨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冲动之下他大声指责:“同学的父母有的是高官,有的是年薪上百万的公司老总,你们为什么这样卑微落泊?”冯兰素和丈夫的心碎了……
  
  2。以自杀逼儿子留学
  
  曾经父母的富养教育及物质奖励,是刘晨刻苦学习的动力;而今失去了这两种刺激,叛逆的刘晨又开始厌恶学习,高三几次模拟考试成绩滑到全班40多名。冯兰素和丈夫焦虑不已。
  
  这年6月,刘晨参加高考,勉强过了三本录取分数线。冯兰素陷入纠结忧伤中。三本毕业的大学生,很难找到高薪工作。
  
  7月3日,冯兰素回了一趟娘家,突然心情灿烂了许多。原来,她表姐的儿子当年在国内考了个二本,表姐和丈夫举全家之力,送儿子去加拿大留学。去年儿子大学毕业,现在在温哥华工作,年薪高达36万加元,每月给父母5000元养老金。表姐给冯兰素支招:“小晨虽然只考了三本,但你们不要灰心,将他送出去照样有前途。”
  
  一进家门,冯兰素就迫不及待将表姐儿子成功逆袭的故事,告知丈夫和儿子,并宣布重大决定:“我也打算送小晨去加拿大留学。”刘金豪率先反对:“咱们这样的家庭,有什么条件供儿子留学?”刘晨也不愿去异国他乡过漂泊生活:“妈,你明显带有偏见,难道读三本的都没出息吗?我不留学,就在国内读三本。”冯兰素气急败坏:“如果你不想将我活活气死,就听我安排!”刘金豪将儿子拉到一边:“别争了,爸来给你妈做工作。”
  
  第二天,刘金豪心平气和与妻子交流:“据我所知,留学一年至少需要人民币30万元,要是儿子留学4年,就得120万元。这还不包括住宿费、往返机票等各种费用,我们去哪里筹集这么大一笔钱?”
  
  冯兰素早有对策:“我想好了,咱们卖房送儿子出去。”刘金豪急了:“卖了房子我们流落街头吗?”泼辣强势的冯兰素为逼丈夫就范,强词夺理:“如果你像别的父亲那样有本事,还用得着我卖房吗?”
  
  两天后,冯兰素在柜子里翻找房产证,准备将房子挂到中介公司出售。然而她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房产证。她问丈夫:“是不是你将房产证藏起来了?”刘金豪默认了。冯兰素一把揪住丈夫,夫妻俩撕扯起来。刘晨疾步冲进卧室替父亲揽责:“妈,是我让爸爸把房产证藏起来的。实话告诉你,我是不会出国留学的……”
  
  冯兰素疯狂地爬上阳台,将左腿跨出窗外,冲儿子吼道:“留学关乎你一生的幸福!今天你要是不接受我的安排,你爸不将房产证交出来,我就从9楼跳下去!”巨大的压力下,父子俩妥协了……
  
  3。抑郁儿子命丧极端教育
  
  冯兰素家的房子是单位分的76平方米两居福利房。为急于脱手,8月初,冯兰素以260万元的白菜价将房子处理。紧接着,她与丈夫紧急为刘晨办理留学手续。9月12日,夫妇俩将儿子送上飞机,直到刘晨办理好加拿大那边大学的入学手续,压在冯兰素心头的巨石才落了地。
  
  房子卖了,冯兰素与丈夫只得住进公婆家。公公刘根茂与老伴年逾六旬,早已退休。二老的家是一套56平方米的旧一居,老两口住卧室,冯兰素和丈夫睡客厅。公婆上了年岁睡眠少,经常凌晨3点就醒来了,躺在床上拉家常。冯兰素和丈夫被吵醒后再也睡不着,刘金豪一声长叹:“唉,为了儿子留学,我人到中年却无家可归。”冯兰素用手肘杵丈夫:“亏你还是男人,说这种没出息的话。儿子的前途比啥都重要!”
  
  刘晨学的是最热门的金融专业,因英语基础差,上课如听天书。时间一長,他每天上课就像在上刑。很多留学生生活奢侈,刘金豪夫妇每月只给儿子1500加元,刘晨连苹果都吃不起。
  
  落寞纠结中,父母富养的后遗症开始在刘晨心中发酵。从2016年11月起,刘晨经常半个月就花光了整月生活费,便在电话里向妈妈撒谎要钱。第一学期结束,刘晨有3门功课需要重修。为免遭父母训斥,他更改了成绩单。
  
  2017年1月,刘晨回北京度寒假,冯兰素频繁带儿子去亲友家串门,每次都骄傲地介绍:“我儿子在加拿大留学,学最热门的金融专业。”在亲友的啧啧赞叹声中,冯兰素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
  
  3月初,公公刘根茂被查出中期肝癌,实施肝移植手术需要80到100万元。老两口只有11万元积蓄,刘金豪要求妻子拿出卖房款救父亲。冯兰素坚决不同意:“那是给儿子留学用的。我最多只能挤10万救助你爸。”
  
  5月中旬,刘根茂因癌细胞扩散到全身,不幸离世。刘金豪指责妻子见死不救,夫妻关系迅速恶化。更揪心的事还在后面,5月23日,冯兰素突然接到儿子的电话:“妈,我不适应这边的生活,准备退学回国。”冯兰素几乎疯了:“如果你敢退学,我就死在你面前!”此后,刘晨不再提退学的事。谁知6月28日,刘晨刚放假回国,校方就通知冯兰素夫妇,说刘晨经常旷课、成绩太差,被学校劝退了。冯兰素欲哭无泪。
  
  刘金豪厉声指责妻子:“救我爸不肯掏钱,花这个冤枉钱却不心疼,娶你这样的败家老婆,我永远翻不了身!”冯兰素一头向丈夫撞去,夫妻俩厮打在一起。刘晨操起菜刀架在脖子上:“你们再打,我就自杀!”夫妻俩这才休战。
  
  因为没有大学接收,2017年9月,冯兰素和丈夫将刘晨送入北京某中学复读。儿子回国后,冯兰素夫妇搬出公婆家,在外面租了套一居室。
  
  入学不久,刘晨被国外大学劝退的事在学校传开了,有同学给他取了个“回锅肉”的绰号。还有的同学视他为问题青年,刘晨度日如年。自己糟蹋了父母60多万元血汗钱,伤透了他们的心,刘晨不敢再将学校的情况告知父母,独自承受压力痛苦。
  
  儿子的不争气,击碎了冯兰素的所有梦想。她对刘晨的态度一落千丈:口口声声指责儿子是扶不起的“阿斗”,对他冷若冰霜。而刘金豪除了纠结,还多了一份愧疚和心碎。父亲离世,他始终难以释怀;人到中年,居无定所……他将这一切都归咎于妻子的霸道与冲动。内心深处,他对冯兰素的憎恨与厌恶无以复加。
  
  10月11日,刘晨没及时起床晨读,冯兰素拍打窗户:“你明年再考不上一本,就跳十三陵水库去!”学业的巨大压力,父母糟糕的关系,本就让刘晨心情灰暗到极点。如今妈妈的狠话,让他紧张脆弱的神经彻底崩盘,患上了深度抑郁症。10月26日,刘晨被迫休学回家养病。
  
  儿子的状况,让刘金豪与妻子的关系进一步恶化。11月9日,两人达成协议,准备次日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当天下午,趁父母上班,刘晨将出租屋的窗户紧闭,然后开煤气自杀。傍晚6点,冯兰素与刘金豪一前一后回家。推开门,刺鼻的煤气味扑面而来,儿子躺在床上没有了呼吸。冯兰素哭晕在地……
  
  料理完儿子的后事,刘金豪决绝地与冯兰素办理了离婚手续。儿子悲情离世,婚姻破碎,像两道绳索绞杀着冯兰素。反思儿子自杀的前前后后,冯兰素终于意识到:精英教育下的富养儿子,以死相逼的出国留学,是害死儿子的两把带血的刀。从某种程度上说,自己就是儿子自杀的元凶。可无论她怎样忏悔,也无法挽回儿子的生命。懊悔、悲痛将一辈子伴随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