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偶遇名画
  
  2008年底,吕委和妻子夏雪到苏州大唐生态园做起了园艺师。2012年6月,受台湾一家园艺培训机构邀请,夫妻赴台做培训师,为期8个月。
  
  在台期间,吕委偶然间见到了江苏已故著名画家苏葆桢的一幅葡萄名画,台北的这位收藏者因故急于出手,吕委一直喜欢收藏,觉得是真品,价格又极低,想花12万买下,妻子夏雪坚决反对。
  
  最终,他一意孤行将画买下来,并邮寄给上海的一个书画鉴定代理人,委托其进行鉴定,没想到鉴定的结果是此画是赝品。夏雪心疼钱,又哭又闹,吕委想联系卖画者退货,却再也联系不到了,在台湾人生地不熟,他只有认栽了。
  
  2012年10月底,吕委发出一份委托书,委托他的同学、也是他最信赖的好友徐同刚到上海把画取走,由他帮忙在大陆处理掉,只要有价就可以出手。
  
  吕委和徐同刚都是江苏新沂市人,从上初中开始,两人就一直同班,亲如兄弟。徐同刚读高一时,因为母亲有了外遇,父母就闹起了离婚,没人管他,徐同刚深受刺激,成绩直线下滑,也不愿回家。吕委央求父母,将他接到自家住了半年多,徐同刚才没有颓废,成绩也慢慢稳定下来。
  
  2001年,吕委和徐同刚分别考入苏州园艺科技学院和苏州大学。毕业后,吕委回到新沂自主创业,和亲戚合资建立了一个300余亩的苗圃场。徐同刚签约新沂绢纺有限公司。
  
  几年之后,两人相继结婚、生子。吕委的妻子夏雪也是一名园艺师,徐同刚的妻子刘晓禾是他的同事,两家人保持着亲密的来往。
  
  2008年夏天,徐同刚所在的绢纺公司濒临破产。为了谋生,夫妻俩开店经营绢纺产品。不久,吕委因和亲戚经营理念不一,从苗圃场撤股,他和妻子到苏州大唐生态园做园艺师,并应邀到台湾做培训,没想到会栽在一幅赝品绘画手里,一下亏掉10万元……
  
  半个多月后,徐同刚打电话告诉吕委,他将画卖了两万元。吕委欣慰一幅赝品画还能卖出这样的价钱,在电话里对徐同刚感谢了一番。徐同刚随即将两万元钱打到吕委的账号上。
  
  2012年12月26日,吕委夫妇从台湾回来,他们带了很多台湾特产,去徐家表示感谢。徐同刚对吕委说:“那要是一幅真画该多好。”吕委忙向徐同刚挤眼睛,因为他看到妻子的脸拉了下来,眼圈发红。徐同刚也马上转移了话题。得知徐同刚在炒股,吕委劝他要谨慎,因为股市只有七赔二平一赚。徐同刚说他认识了一个证券分析师,买卖都听对方的,没有风险。
  
  吕委夫妇被台湾的老板介绍到深圳一家园艺公司当培训老师,两天后他们便离开新沂去了深圳。
  
  2。身患重病
  
  2013年4月,吕委在宜兴出差时又买了两件宋代陶瓷艺术品,花了十几万,成交后才发现是仿制品。辛苦挣来的钱都快被他折腾光了,夏雪受不了,和他吵闹不休,还几次打电话找徐同刚评理,徐同刚劝吕委不要再买这些东西,因为弄不好就会碰上赝品。
  
  同年8月,吕委因身体不适被查出肾衰,尿酸超标60倍以上。得知消息,徐同刚和妻子急急赶到深圳看望他。
  
  在广东医学院附属医院病房的走廊上,夏雪哭着对他们说:“几天前刚交过5万元住院费,手里已经空了,这日子怎么过?”徐同刚连忙劝解:“你别慌,亲朋好友都能帮帮忙,慢慢想办法。我回去就给你打点钱过来应急。”
  
  “那也不是長久之计。钱已被他折腾光了,我没有信心……”夏雪满腹委屈。
  
  刘晓禾听出了夏雪的意思,一把拉住她的手说:“妹妹,你可不能扔下吕委不管。那样,他就真的垮了!”夏雪只是哽咽。
  
  回家,徐同刚马上给吕委打来3万元。吕委收到钱后,哽咽着打电话给他:“患难见真情,你是我的好哥们……”徐同刚安慰他好好治疗,争取尽快康复。
  
  2013年底,夏雪突然辞职离开深圳,离开了吕委,但是两人一直没有办理离婚手续。徐同刚和妻子知道后,多次和夏雪电话联系,好心劝解,却没法让夏雪回心转意。吕委非常感激徐同刚夫妻的帮助,他努力与疾病抗争。
  
  他因病失去了深圳的工作,身体情况好的时候,他就帮人修剪园林,挣下一步的药费。此后一年多时间,徐同刚夫妇又分三次帮助了他4万多元。
  
  吕委靠着一份珍贵的友情支撑,积极配合医生治疗,自己也进行食疗,并适度进行锻炼,身体开始渐渐好转,尤其是右肾,排毒功能基本达到了正常水平,他去医院的时间间隔也越来越长。
  
  有了精力,他又关注起收藏的事情,经常到论坛和QQ群看看相关信息。
  
  3。得知被骗
  
  2015年4月3日,吕委在名画收藏QQ群交流得知:4月16日,苏葆桢的真品葡萄名画将在泰州古罗塘画展中展出。因为曾经上当过,吕委就想看看此画的真品到底是什么样子。此时身体状态还不错,他提前订了车票,并预定好了宾馆。
  
  4月16日上午,他风尘仆仆地赶到画展现场,结果令他大吃一惊。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在其中的一幅葡萄画下仔细观察,看到了左下角空白处的一处压痕。没错,一点也没错,这就是他买的那幅画啊!
  
  当初担心被人偷梁换柱,他曾用自己设计的微钢印(直径只有3毫米)在左下角空白处轻轻压了一个章,是他自己设计的“吕”字……
  
  吕委只觉得全身的血直冲脑门。经询问工作人员,得知此画的主人就在现场,他激动地找到对方,问他这画到底是真品还是赝品,是多少钱买到的,从哪里买到的……名叫于明冬的画主人以为吕委是想购买,就仔细介绍了自己买画的经过。
  
  得知他买此画竟然花了280万元,吕委不由得惊呆了!
  
  为了向吕委证明画作是真品,于明冬拿出了鉴定书,并说买到后,他又找到多位行家鉴定,结论都是真品。吕委想弄清真相,声称自己想买下这幅画,继续跟于明冬洽谈,于明冬报价320万元。为了证明他所言不虚,他确实花了280万元,于明冬拿出了徐同刚出具的收条。
  
  吕委一见,顿觉浑身发颤,那正是好友徐同刚的字迹!他随即用手机拍了下来,告诉于明冬自己还要和家人商量一下,很快就会定下来。
  
  走出展厅后,吕委头一阵阵晕眩,脚步也有些摇晃。在他生病这一年多时间里,徐同刚先后“帮助”他7万元,原来他是因为心里有鬼!他实在无法相信亲如兄弟的好友会这样欺骗他!他如有这280万,就是另一种精神状态,未必会生病,就算生病,治疗条件也会好得多,妻子不会绝望离开他……吕委越想越愤怒,当天下午就退了房,搭车赶往新沂。
  
  4月17日早晨6点多,吕委便敲开徐家的大门,竭力抑制住情绪,问:“同刚,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徐同刚的脸“刷”地红了,结结巴巴地说:“没什么事瞒着你……没,没有啊!”吕委质问道:“苏葆桢的画,你真的就只卖了两万元?”徐同刚的汗瞬间流了下来,说话听上去更加没有底气:“是两万,一分没少都给你了……”吕委忍不住突然咆哮起来:“你做事好狠啊!280万,你是不是卖了280万?”
  
  徐同刚如同触电般浑身发抖:“没有的事……你,你不信我?”吕委也激动得浑身颤抖,立即掏出手机,先让徐同刚看了自己在画展展厅拍下的那幅画,又给他看了那张收据的照片,怒不可遏地质问道:“难道这不是你写的字?徐同刚,现在你还想否认吗?”
  
  徐同刚沉默了。这时,刘晓禾也起床了,知道吕委是为那幅画来“兴师问罪”的,劝他坐下来,有话大家慢慢说。
  
  吕委冲着刘晓禾说:“你们慷慨地拿钱帮我治病,我以为患难见真情,真是从心里感激你们啊!觉得这世上妻子还不如朋友……原来,我用的其实都是自己的钱,对吗?你对这事也一定知情吧?”
  
  刘晓禾的脸色由红转白,自知有愧的她没再否认:“吕大哥,那都是我们一时糊涂……”
  
  吕委吼道:“我先要弄清真相!”
  
  徐同刚终于开口:“既然到了这一步,我也承认自己做了错事,我就先说真相……”
  
  4。还原真相
  
  原来,徐同刚接受了吕委的委托之后,便急急赶往上海。他本想直接在上海以赝品出售,但临时又辗转来到上海御金书画鉴定中心,重新做了一次鉴定,谁知结果竟然是真品!鉴定师刘宝林说,不会有差错,因为他本人就收藏着苏葆桢的两幅真品,他已将三幅画反复比对过,确认不会是仿制的。刘先生还说如果想出手,他可以从中牵线,依据类似画作在香港拍卖的价格,这幅画估价大约200多万。
  
  徐同刚本想立刻打电话把这一好消息告诉好友,但最后他犹豫了。他想吕委远在台湾,同时又把这幅画当赝品,不如自己悄悄处理了算了!转念一想,又觉得对不起好友……回宾馆的途中,他给妻子刘晓禾打了电话,刘晓禾起初坚决反对他这么做,经他一再劝导,她也没再坚持,并连夜赶到上海。
  
  第二天上午,夫妻俩找到刘先生,希望由他介绍,把画卖出去,可以按行规给他介绍费。对方答应下来,让他们回宾馆等待消息。当天晚上,就有人过来找他们了,这个人40多岁,名叫于明冬。经过几轮讨价还价,双方商定为280万元。于明冬随后将280万打到徐同刚的账号上,并让徐同刚给他写了一张收条。
  
  之后,徐同刚打电话告诉吕委画卖了两万。后来,他拿出一部分钱做了投资,又买了一个楼盘。得知吕委生病后,他们感到很内疚,先后给了7万元帮助他治病,因为怕吕委生疑,他们也不敢“帮助”太多……
  
  徐同刚大致说清真相后,刘晓禾带着哀求的口气说:“吕大哥,你看这样行不行?那些钱,徐同刚投资一家信贷公司70万,打了水漂。他也花掉很多,还剩下20万元,都给你。”
  
  吕委一听,火气更大,拍起了茶几,吼道:“这是什么道理?280万一分也不能少,另外还要给我精神补偿。就因为这幅画,我的身体和家庭都受到了巨大伤害。”徐同刚说:“我考虑一下,再给你答复。”
  
  吕委住到父母家里。当晚9点多,徐同刚打来电话,居然翻脸说:“让我全权卖画,这是你之前交代我的。有价就卖,哪怕卖1万元也是赚,这是原话,你应该记得的。我多卖,那是我的本事,与你无关。我只能给你20万!”
  
  挂掉电话,吕委要去找他们,被父母拦住了。父亲说:“你这个身体,不能动肝火。你还是去告他吧!”
  
  4月21日,吕委来到律师事务所,委托律师起诉徐同刚,要他归还卖画收入的280万,并支付精神补偿100万元。律师接案后便着手调查取证,并与徐同刚联系调解,向他阐明利害:如果他不接受民事赔偿调解,吕委凭借手中的证据完全可以报警,他们就有可能涉嫌非法侵占罪。
  
  經过努力,5月19日,双方接受了调解:徐同刚给吕委现金55万,并将一套价值230万的别墅型住房过户到吕委名下,双方因画再无争执。
  
  虽然最终握手言和,可当初的友情已不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