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刚回到家的陈曦,就感觉到了家里的气氛不对。首先是婆婆今天没有跟她打招呼。往常下班一进门,婆婆就会说一句:“下班了,饿了吧?”
  
  公公呢,在阳台上抽烟,这种情景也是很久都不曾见到的了。上个月公公身体不舒服,陈曦在网上给他买了一个戒烟神器,让他把烟戒了。老爷子一看儿媳妇这般孝顺,特别配合地开始戒烟了,可今天这腾云驾雾的又是怎么回事?
  
  陈曦放下包,准备去洗个澡,解解乏。刚走进卧室,发现老公李浩已经回来了,坐在床上若有所思的样子。她一个雀跃扑上去,这是他们小夫妻俩特有的亲热方式,可今天李浩却有一点儿烦躁,他淡淡地说:“别这样。”
  
  真的有点儿不对,可陈曦这个人一向大大咧咧的,从来不会把这些谁惹自己生气了,谁对自己不太好了放在心上。她准备去洗个澡,穿上昨天刚买的新睡衣。
  
  可到了卫生间才发现,那一套新睡衣依旧在脏衣服篮子里。天气这么好,婆婆怎么没有帮自己洗呢?
  
  “妈,我的睡衣怎么没有洗啊?”陈曦伸着头向厨房喊道。
  
  “我妈又不是保姆,你凭什么使唤她?”李浩不悦地说。
  
  被这么一说,陈曦非常不高兴,平时家务都是婆婆在操持,也是她老人家说的,要洗的衣服放在卫生间,她都会洗得干干净净的,怎么就是自己把婆婆当保姆了?
  
  “一家人不就是互帮互助吗?我们挣钱,他们打理家,怎么了?”陈曦心里很委屈,说着眼泪都要出来了。
  
  往常陈曦要因为什么和李浩有口舌之争,公婆早就出来说话了,当然话里话外都是帮着陈曦,所以跟公婆生活在一起,陈曦觉得特别幸福。她常常在单位说,自己好命,找了一个好老公,嫁了一个好家庭,可今天这情况,根本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婆婆把烧好的饭菜端上来,陈曦瞅了一眼,没有一个自己喜欢的菜。
  
  除了陈曦,大家开始围着桌子吃饭,她杵在那里,觉得特别难受。可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没有一个人说说……那么,只有她来挑明了:“你们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这话刚落音,公公就抬起头,看着她说:“陈曦啊,我们知道你在单位是一个小领导,但对家里人你没有必要那么苛刻……”
  
  陈曦想破了脑袋,才想起公公说的是她对大姑姐苛刻。
  
  今年,大姑姐来城里找工作,陈曦利用工作之便,就把大姑姐安排在自己的部门,负责仓管一职,工作清闲,待遇也还好。
  
  因为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大姑姐小学毕业后就没有再上学了,而是和公婆一起挣钱,供李浩读书。为了帮衬家里,大姑姐甚至连结婚都比别人晚。所以,刚结婚李浩就跟陈曦说了,大姑姐不容易,以后他们要多帮她。
  
  大姑姐和老公在镇上开了一个小卖部,经营范围除了零食酒水还有一些新鲜的肉类和蔬菜。大姑姐能干,把旁边的一个铺子租下来,承接一些请客烧饭的活儿,因为烧菜手艺好,生意倒不错。
  
  可前年,大姑姐的老公被检查出病症,动手术花了不少钱,家里的一攤生意也耽误了。关键是,大姑姐的老公不能再干体力活,一家人的生活变得愈发拮据。终于,熬到孩子上小学了,大姑姐想着来城里找一份工作,等以后好了,再把老公和孩子都接过来。
  
  所以陈曦二话不说,就把仓管这份工作给了大姑姐。大姑姐人热情,眼里有活儿,在单位人缘特别好,陈曦也为有这样的大姑姐骄傲。
  
  一开始,陈曦跟大姑姐说住在家里,可她不愿意,说在仓库搞一个简易的床铺就行,陈曦跟领导申请了一下,领导也同意了。
  
  两个月过去了,大姑姐在单位也挺好的,自己平时单位发了东西,也分大姑姐一些,让她寄回家。可在公公那里,自己怎么就变得对自家人苛刻了?
  
  “你姐都干了两个月了,可一分钱工资都没有看到,她是要养家的,你这不是让她为难吗?”
  
  在陈曦回家之前,大姑姐来过了,让爸妈说一说陈曦,尽早把自己的工资结一下,因为手里实在是没有钱了。
  
  其实,在大姑姐来之前的一个月,陈曦刚调入这个新部门当领导,有很多事情她也都是在适应,还有一件棘手的事情在处理,上个月工资的事她的确是忙忘记了。但是,这个月部门的工资,因为资金有一点儿问题,她和几个员工的都没有发放。
  
  关于第一个月的工资,大姑姐之前提了一下,陈曦让大姑姐把卡号给她。后来,因为忙,她根本没有想起来。而大姑姐呢,今年初跟李浩借了一笔钱,给老公买了一份保险。当时,陈曦的钱都放在股票里,就跟李浩商量晚一个月借给大姑姐。
  
  李浩没有听陈曦的,就直接把钱借给了大姑姐。所以,大姑姐想是不是陈曦直接把工资扣了,当还他们的钱了。陈曦想,大姑姐为什么不直接和她说,这明明是公事,干吗要告诉公婆,变成了家庭矛盾呢?当时,陈曦就给大姑姐打了电话,让她下次有什么事,直接跟自己说。
  
  挂了电话的陈曦,才发现公婆和李浩脸色都很不好看。可她心里何尝不委屈,当初把仓管这个工作留给毫无经验的大姑姐,她也是承受了压力的。
  
  刚调入新部门,还有老领导给她使绊子。但这些她从来都没有说过,想着一家人应该互相帮助的。
  
  当天晚上,陈曦就把大姑姐的工资给她转了过去。可第二天,大姑姐没有来上班。心里憋着一股气,她也没有给大姑姐打电话。倒是她的上司领导告诉她,大姑姐辞职了。
  
  这么好的一份工作,怎么说不干就不干了,这两天仓库就要到一大批货,可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人,无奈之下,陈曦只能自己顶上了。
  
  晚上,加班到九点多,李浩一个关心的电话都没有,陈曦心里空空的,随便在门口的面馆,吃了一份小面才回家。
  
  如果在以前,超过六点不回家,李浩没打,公婆也会打电话关心一下。如果加班回去晚了,婆婆必定是要给她准备饭菜的。
  
  到了家,公婆睡了,李浩还没有回来,打电话正在通话中。陈曦蔫蔫地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睡着了,直到一股翻江倒海的胃疼把她疼醒。
  
  公婆打车把陈曦送到了医院,不一会儿李浩也赶到了医院。因为吃的东西不干净,引起了肠胃炎,婆婆一脸的焦急,责怪地说:“电饭锅里饭菜都留好的。”
  
  李浩让爸妈先回家,他陪着陈曦在医院挂水。
  
  “昨天的事对不起,我姐多疑了,这么多年她不容易。”李浩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陈曦点点头,是她有错在先,怪不得大姑姐。不管对方是谁,拖欠工资就是不对的,何况大姑姐本来经济就紧张,是她考虑不周。
  
  “姐辞职了。”陈曦说着还有一点儿难过。这两个月和大姑姐在一起,感觉还挺不错的,每天都帮她把办公室收拾得干干净净,还买了小盆栽放在桌子上。
  
  “我知道。”
  
  原来,今天李浩晚回来,就是送大姑姐回老家了。她从城里买了一些东西,李浩心疼她坐车不方便,索性就直接开车送她回去,在路上也想跟她解释一下这件事。
  
  自从老公得病,大姑姐一个人忙里忙外,性子也有一点变了。别看她依旧开朗,其实心里很苦,有时候还接受不了别人的帮助,总觉得自己可以。之前呢,婆婆本来打算,老两口去大姑姐家帮忙,可陈曦在家务上一窍不通,实在是不放心走。关于这一点,大姑姐对陈曦也有一点误会,觉得她是把自己妈当保姆使唤。
  
  虽然陈曦并没有这种想法,但是,自从结婚以来,她的确是十指不沾阳春水,除了上班,家里的一切都是公婆在操持。大姑姐家这么难,他们暂时又没有孩子需要照顾,的确是可以让公婆回老家,帮一帮大姑姐。
  
  “老公,有什么事为什么不能直接说呢?”陈曦嗔怪道,这一点她但凡早想到,一定会提出来的。
  
  “爸妈也是心疼我们,你什么家务都不会……”李浩叹了一口气。
  
  “工作这么难,我都可以搞定,这么一点家务,我能搞不定吗?”陈曦信心满满地说。
  
  李浩被陈曦的这句话感动了,温柔地握住她的手,他就知道自己看上的人,一定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
  
  娇生惯养的陈曦这股底气,就来自于对这个家的爱。不管怎么样,有话好好说才是一家人,互帮互助才是亲人表达亲情最温暖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