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沂蒙山区,木匠师傅给主家打好嫁妆,都会做几个“响器”,是手指粗细的精致玩意儿,晃一晃就响,跟嫁妆一起陪送闺女,以后还能当孩子的玩具。做响器用的是木材的下脚料,木匠师傅做好了响器,就拿在手里晃,以此告诉主家活做完了,该付工钱了。
  
  沂源县有个木匠师傅叫叶富贵,年纪轻轻就出了徒,自己单干。话说这天,叶富贵被毛家湾的毛家请去做嫁妆,毛家闺女毛如意定在半年后出嫁,要陪送一套家具。
  
  叶富贵第一次看见毛如意,吓了一跳,这闺女24岁了,跟个黑铁塔似的,五大三粗。叶富贵心中暗想,可惜了自己的好手艺。也不知谁家的儿子不长眼,相中了毛如意这闺女。
  
  叶富贵每天的饭菜由毛如意负责,顿顿四菜一汤,而且每次都不重样。叶富贵没想到毛如意会烧一手好菜,吃得好不惬意。这么着,叶富贵不由自主就对她多了几分亲近。
  
  毛如意见叶富贵一个人干活,有些粗重的木头拿起来费劲,就主动帮他,弄得叶富贵怪不好意思的,一个劲说:“千万别,我自己能行。”后来,他见毛如意执意要帮,只好无奈地说:“你这样帮我干活,那我只好少收你家工钱了。”
  
  毛如意把眼睛一瞪:“谁让你少收钱了?该多少是多少,你少收了我还不答应呢。一分钱也不少你的,放心吧。”弄得叶富贵哭笑不得。
  
  可是叶富贵发现毛如意嘴上这么说,实际却在偷打小算盘,明明每天都会有许多木材下脚料,可第二天再去她家时,却一点儿也找不到了,看来是被她收拾走了。没有下脚料怎么做响器?沒有响器怎么讨工钱?看来这毛如意心眼还挺多。叶富贵心里就有点不痛快。
  
  哼,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等着瞧吧!叶富贵在心里嘀咕着,想好了办法。
  
  叶富贵在毛家做了两个月的工,终于把毛如意出嫁陪送的家具做好了。当然,他也没忘了做响器。
  
  每个木匠师傅手里都有鳔胶,黏合力很强。叶富贵把鳔胶熬好后,找了些刨下来的刨花粘在一起,很顺利地做出了几个响器,质量和品相都没得说,他自己都有点爱不释手。
  
  叶富贵把响器装在口袋里,只等吃过最后一顿饭,拿出来讨工钱。可是毛家这最后一顿饭迟迟没做好,毛如意这天也没过来围着他转。叶富贵实在等不及了,就收拾好工具,去毛家堂屋里看个究竟。
  
  毛大爷一个人坐在堂屋里抽旱烟,叶富贵轻轻叫了声“老爷子”,毛大爷抬头看了他一眼,正想说什么,突然里屋传来“扑通”一声,两人齐刷刷往里一看,可了不得了,毛如意不知什么时候把自己挂到梁上了。她这是要上吊啊!刚才那声音,是她踢翻了一个凳子。
  
  叶富贵一个箭步冲到里屋,抱着毛如意把她举了起来。毛大爷赶紧把套在毛如意脖子里的绳子拿了下来。
  
  “我不想活了,让我去死吧!”毛如意披头散发,要死要活。毛大爷一个劲地劝她:“好死不如赖活着。三只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有的是。”
  
  叶富贵算是听明白了,毛如意让人家蹬了,男方不要她了。这时他才发现毛如意的炕头边放着一些物件,看样子是男方的彩礼。看来毛家这家具是白做了。
  
  毛大爷好不容易把闺女安抚下来,然后把叶富贵拉到院子里,悄悄对他说:“富贵啊,我看你是个好小伙,大爷求你件事,你能不能假装喜欢上如意了,想娶她?等她心情好点了,这事咱再跟她解释清楚,你看怎么样?要不然,万一她有个三长两短……我就这么一个闺女,她要是走了,我老头子也活不成了。”毛大爷想哭又不敢大声,生怕屋里的毛如意听到。
  
  叶富贵想了想,一口答应下来:“好,只要她不寻短见,什么都好说。”
  
  毛大爷一听,笑逐颜开,对叶富贵说:“我老头子没看错人!我就知道你是个好孩子。这样吧,咱就演得逼真一点,干脆你写个保证书,让如意看了,宽宽心。等过了这段日子,她心里宽松了,我再慢慢跟她解释。”
  
  叶富贵觉得挺好玩,笑着问毛大爷:“这保证书怎么写?我从来没写过。”毛大爷说:“这个好办,我说你写就是。”
  
  毛如意拿到叶富贵写的保证书,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一遍,又抬头偷偷看了叶富贵一眼,脸上竟然有了些许笑意。
  
  那天,叶富贵口袋里的那几个响器,他一个也没好意思往外拿,最后只是背着工具走了。阴差阳错,他就成了毛家的乘龙快婿,还谈什么工钱啊。
  
  没承想,毛如意却黏上了叶富贵,时不时拿出那份保证书让叶富贵看,弄得叶富贵头都大了,他这才发现,自己可能上了毛大爷的当了。
  
  半年后,叶富贵娶了毛如意。新婚之夜,叶富贵把玩着当年用鳔胶刨花做的那几个响器,默不作声。毛如意笑靥如花,对叶富贵说:“死鬼,知道吗?为了让你娶我,我可没少动心思。”
  
  叶富贵没好气地说:“知道。我去你家给你做家具时,你根本就没定亲。藏下脚料、被人退婚、上吊,还骗我写保证书,这些都是你们爷俩串通好了演的戏。”
  
  毛如意掩嘴笑着说:“我就看中了你这份聪明劲,要不也不会挖空心思要嫁你。”
  
  原来,一年前,叶富贵给毛家的一个亲戚打家具,正好被串门的毛如意见了,她一眼就相中了他,埋下了这么个心思。
  
  婚后,毛如意事事能干,叶富贵觉得日子过得熨帖,不亏。只是有时,他看着家里自己打的家具偷偷嘀咕:“早知道这些家具日后自己用,当初就该再打得精壮一些。”那时,他总感觉毛如意配不上自己打的家具,干活时多多少少打了点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