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赵老汉刚从乡下进城,跟儿子一起生活,看啥都觉得特新鲜。
  
  一天,他上街溜达,发现街上的男男女女都爱低着头,一门心思用手指划着手机屏幕。
  
  赵老汉明白了,现在城里人流行这么玩呀!正巧儿子上个礼拜给他买了一部手机,赵老汉心里暗喜:看来这时髦,咱是赶上啦!于是赶紧也拿出手机摆弄起来。
  
  走着走着,赵老汉碰到了隔壁家的保姆。保姆挎着菜篮子从赵老汉身边走过时,热情地向他打了个招呼。可是赵老汉呢,头都不抬,只是“嗯嗯”了两声,手指还是不停地划着屏幕。
  
  过了一会儿,赵老汉偷偷回过头,望着保姆远去的背影,心里得意极了。
  
  中午,儿子刚一进门,就用埋怨的口气对赵老汉说:“爸,您咋净在外面丢人呐!”
  
  “我丢啥人啦?”赵老汉不明白,提高嗓门喊了起来。
  
  “刚才在楼下,隔壁家的保姆看见我就说‘你爸最近是不是不太对劲啊’,接着人家就跟我学了起来,还边学边笑。”儿子没好气地说道。
  
  赵老汉一脸得意地说:“那是她落伍啦!一个五十多岁的乡下妇女,刚来城里做保姆,她能懂啥?我这叫赶时髦!”
  
  儿子一听,仰头看了一眼天花板,哭笑不得地说道:“人家可一点没落伍哇!”接着,儿子低头叹了一口气说,“她还劝我赶紧给您换个触屏手机,别让您拿个老年手机,对着屏幕不停地划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