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发明圆珠笔的时候,笔芯和钢笔墨水管是差不多粗细的。但是麻烦来了——漏油。
  
  为啥漏油?笔头的耐磨性不好,那颗小圆珠磨小了,自然就漏油了。所以,刚开始改进的技术思路,都是提高笔头的耐磨性。但是这个方向上的努力都失败了。
  
  后来大家发现,圆珠笔一般是写到2万个字母的时候开始漏油。那好,把笔芯做细,装油量减少,一支笔芯的写字范围控制在1。5万个字母内。好了,问题解决了。
  
  你看,解决一个问题,永远有两个方法:第一,解决这个问题;第二,让问题本身消失。
  
  要不到一个东西,就转头想想,我是不是可以不要它?这永远是个有效的思路。
  
  有兩个工厂解决不了空盒子的问题,一个厂花了60万请了一位工程学博士,设计了复杂的流程,另一个厂在内部悬赏1000元,有个一线的工人花100元买来了一台风扇放在流水线出口,这样空盒子就被吹掉了。这让我想起稻盛和夫在《活法》里的一句话:工作现场有神明。
  
  问题本身有多大,看你站在什么地方。
  
  看问题和解决问题往往有两个角度,一是直面问题,解决它;另一个思路是绕过它,让问题消失。其底层逻辑就是换个角度天地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