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主编最近郁闷极了,他主编的《河西快报》不惜血本,提升了报纸的纸质,改為彩页,好不容易挤进了公款征订名录,谁知新一年度征订数不增反降。
  
  这一天,张主编来到征订数降幅最大的县做调查,一走进政府大楼,就见邮递员将一叠报纸往大办公室桌上一扔。有个小姑娘走过来,麻利地将报纸中夹着的信件挑出,然后“啪”的一声将报纸扔进废纸堆中。张主编大为震惊,不禁问道:“你们都不看报纸呀?”
  
  小姑娘见来了陌生人,迟疑着不敢说话。这时,里头一个戴眼镜的说话了:“现在大家都看电脑手机,还有谁看报纸呀?”
  
  张主编无言以对,又见那叠报纸中没有《河西快报》,问道:“同样是完成征订任务,你们为何不订印刷更精美、纸张更好的《河西快报》呢?”
  
  那人还没回答,就见一个收破烂的老头走了进来:“有废纸卖吗?”
  
  那眼镜爱理不理地说:“最近纸张涨价了,废纸也该涨了吧?”
  
  老头“嘿嘿”一笑,说:“废纸没涨。老样子,《河西快报》3角一斤,其他报纸6角一斤……”张主编气得火冒三丈:“岂有此理!同样是废纸,凭什么《河西快报》那么便宜?”
  
  收破烂的老头回答说:“您是外地来的吧?您有所不知,我们县是全国书法之乡,那些搞书法培训的,其他报纸有多少要多少,只有《河西快报》,免费送他们都不要啊!”
  
  “为什么?”张主编忙问。
  
  老头儿笑着说:“《河西快报》改版后纸质太好,那花花绿绿的彩页不入墨,不好练字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