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跟踪
  
  华州城坐落在大河南岸,是通往南北的要道。1941年的华州城,在日军占领下,处在一片白色恐怖中。
  
  大河北岸有个渡口茶棚,这个茶棚紧挨渡口,专供路人喝茶休息等船。此时茶棚里零散地坐着十几个路人,靠里的一张桌子上,坐着一个穿西装的中年男子。这人体形微胖,面色白净,一看就是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和他在一起的是两个穿短衣的年轻人,看起来像他的下人。
  
  西装男目光犀利,不断地在茶棚里逡巡。他没有四处张望,只用眼睛的余光就把茶棚里的人看了个遍。靠近茶棚外的桌子上坐着一个穿长衫,戴礼帽,年纪在四十岁上下的中年汉子。那汉子似乎在等人,一边喝茶,一边不时地向茶棚外张望。再里面有两个带孩子的妇人,听言语像是进城走亲戚。还有几个挑担的生意人,担子里挑着瓜果蔬菜什么的。再有两个农人,愁眉苦脸地坐在一张桌旁,这些人的桌上并没有茶碗。
  
  中年人逡巡一圈后,把目光又停留在戴礼帽穿长衫的中年人身上。见那礼帽男脚上穿着一双黑皮鞋,油光锃亮,猜测这人不是个开店的老板,就是某个高校里教书的先生。恰巧那礼帽男不经意地把目光转了过来,西服男和他的目光一对,忙报了个微笑,礼帽男回了微笑,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就忙把目光错开了。
  
  这时就听旁边两个农人中面色较黑的说道:“这次进城不知能不能找到三?你说三这孩子,平时也不怎么淘,说是进城干苦力挣钱,这一去就没了音讯,都好几天了,人找都找不到。”
  
  另一个人说:“听说刘庄老刘家的二小子也丢了,好些天也没找到人。唉,最近这城里也管得严了,以前光进城要‘良民证’,现在不管出进都要‘良民证’。”
  
  “良民证”是当时老百姓的俗称,其实就是身份证件。礼帽男听到这里,眉头不禁一挑,似有所思。这时从外面风风火火进来一个外穿短褂的青年,一进茶棚就势坐到礼帽男的旁边,在桌上拍了几角錢大叫:“老板,来杯茶水。”
  
  老板送上茶水,那青年端起来张口就喝。谁知茶水过热,烫的那青年一张口把茶水吐了出来。慌乱之中却把茶水吐到了礼帽男的身上,礼帽男一下就站起了身,怒目而视。那青年慌得放下茶碗,一边连连道歉,一边用衣袖擦拭礼帽男身上的茶渍。
  
  礼帽男用手去推青年的手,在他的手接触青年手的一瞬间,青年把一张纸条塞到他手里。这一动作,除了穿西服的中年人看到外,其他人并没看到,他们看到只是青年在给礼帽男擦拭衣衫。礼帽男把纸条攥在手心,推开青年说:“得了,得了,年轻人做事总是冒冒失失。”
  
  这时轮渡来了,礼帽男整了整自己的长衫,走出茶棚,上了轮渡。那青年也不再喝茶水,转身出了茶棚,他并没有上轮渡,而是顺路向远处走去。西装男向身旁的两个青年使了个眼色,那两个青年便起身向那青年追去。西装男则上了轮渡,远远盯着礼帽男。渡船到了南岸,众人下了轮渡,很快便到了华州城门,所有出城和进城的人都站着队,接受检查。
  
  值岗的有鬼子,也有伪军。礼帽男出示了自己的证件,鬼子上下打量他一番,挥挥手让他进去了。那几个做生意的小贩,不但验看了身份证,担子里的水果蔬菜也被翻了个遍,没有发现什么最后才放行。待到西装男时,他掏出一个绿色的小本本递了过去,那检查的日军接过去一看,立马一个立正,双手把证件递了回去。
  
  西装男收了证件,远远望着礼帽男的身影跟了过去。礼帽男进了城,跨过几条街,来到东大街的“回春堂”药铺。店里的伙计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看到礼帽男回来便迎了出来,道:“掌柜的,回来了?”
  
  礼帽男摘下礼帽,回头四下里看了看,才点了点头,进了药铺。店伙计跟在后面,临进店,也回首四下里张望了一下,见没有什么情况,便挂出了“今日歇业”的牌子,插上了门板。
  
  那跟踪而来的西装男躲在暗处,看到这些情况,嘴角上翘,露出一丝笑意,转身离去了。伙计插上门板,问礼帽男:“老王,怎么样?”
  
  原来“回春堂”药铺是我党安插在华州城里的一个秘密联络点,礼帽男姓王,咱们姑且称他王掌柜吧,伙计小名二毛,他们都是联络员。
  
  二毛一问,王掌柜说:“接上头了。”他从礼帽里拿出一张空白纸条,让二毛点了酒精灯,把纸条在灯焰上一烤,上面渐渐出现一行字:三日后来人。
  
  原来我党有一要人要经过华州去北面的根据地,上级要求地方游击队和地下党全力护送。我党这个要人已于多日前到达了游击队,但华州的日军似乎得到了情报,加强了盘查,一时半会送不过去。王掌柜去和根据地联系,根据地说派人来接应,那情报说的就是三日后根据地会派人来。
  
  看过纸条,王掌柜在酒精灯上把纸条点燃,烧毁了。黄昏时,王掌柜离开了药铺,二毛住在店里。王掌柜在后街租了民房。等他到了后街,发现家里有人,心里不禁一紧。王掌柜轻手轻脚进了门,却发现桌子上摆着饭菜,一个身影在厨房里忙活。王掌柜眉头皱了皱,他知道那是妻子姚芳。
  
  王掌柜以前是乡下的郎中,参加革命后一直对家人隐瞒着身份。后来因为工作需要,组织上为他在华州开了药铺,派了二毛协助他工作。刚开始王掌柜把妻子和孩子都接进了城,但后来为了安全,又把他们送回了乡下,自己有时间便回去看看,没想到妻子姚芳今天会来。
  
  姚芳听到动静回过身。她比王掌柜要小好几岁,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了,也生过孩子,但身材好,脸色红润,少妇的风韵尤甚。王掌柜道:“姚芳,你,你怎么来了?”
  
  姚芳道:“你多久没回去了,就不兴人家来看看你?”
  
  王掌柜有点歉意,说:“最近实在是太忙,等这几天忙过了,我就回去。今天就不说了,天晚了,明天一早你就赶快回家,这城里到处都是鬼子,万一……”
  
  鬼子的恶行姚芳自然听说过,当下点头说:“人家就是来看看你,害怕惹麻烦也没敢到店里找你,就偷偷来了这里。”
  
  姚芳把汤放到桌上说:“吃饭吧。”
  
  2。变节
  
  第二天一早,王掌柜先送姚芳出了城,回来走到一条巷子时,在一个拐角处,突然被人从后面用枪顶住了腰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