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白虎女人克夫,我就是白虎,真有一些邪门事发生22

没想到我比她小气了,又不是我的东西……不过想想也对,村里所有人以外的生物加起来又能有多少损失,根本不值一提。要知道他们村承受了多少年的魔咒啊,少说也有三四届的“鬼后”,这就两百年来了,甚至有可能更多。

所以搭上一点牲畜禽类算什么,以前搭人命的日子都过来了。

少年没理她,但还在慢慢一个个点爆,老奶奶开始有些激动地往院子中间跑,而我怕溅到血基本就躲在门边上。天色比较黑,站得远是看不清楚的,比如刚才点爆的鸡鸭鹅,从我这个位置上看就是一个轮廓,老奶奶估计是想要过去看清楚吧,要学两招?

看她过去,我也害怕了,虽然被动技能打开,但那个少年在院子里,老奶奶也过去了,我身后就是灵堂,万一里面还隐藏着一个纸人娘娘的话,对我的威胁可不小。

都说白虎女人克夫,我就是白虎,真有一些邪门事发生22

所以我也跟着老奶奶往前挪,往院子中间挪,虽然院子里充斥着血腥味,但边缘一些的地带只有羽毛,没有血肉,我最烦血肉模糊的到处乱飞了,所以想找一个比较靠近又不会被波及到的距离。

然而还没走出两步,老奶奶忽然转身往回跑,我还奇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呢,转眼一看我也跟着跑了回来,还好没跑出去多远。

因为那少年点了一只猪出来。

随着猪的爆炸,这一波好像是结束了。

满院的狼藉,这家人要是回来看到的话肯定做恶梦,到处都血肉模糊……

那么接下来呢?我看着那个老奶奶,她也看着我,我又转头去那个小帅哥,他也定定看着我,看我干嘛?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个场面总得有人收拾吧,总得有个什么组织出来宣布对此负责吧?他们两个人,随便哪个都比我明白,可不能扔下不管。

不知道怎么办了,我干脆直接问那个小帅哥:“小弟弟,你知道……”

我想先问问自己的事,他应该是知道的,不管他愿不愿意告诉我,反正我先问了再说。

然而,我话没说完他就打断我:“您不可以叫我小弟弟,绝对不可以。”

一般男孩都不乐意被别人说得很幼稚,人人都想当哥,他有这个话很正常,可是他的语气很严肃,我听得出来,他是当一件正经事来说的。

我也不好开玩笑了,毕竟人家实力强大,我还不知道他好恶性格,不敢随便说话。

于是我无奈地跳过了这个问题:“那么这里怎么办?”

都说白虎女人克夫,我就是白虎,真有一些邪门事发生22

“这里我来办。”

他一句话包下了任务,然后扭头看着老奶奶,轻松又把任务承包出去……

老奶奶识相:“没有问题,只是那个鬼王……如果鬼王还在的话,我什么都不敢做。”

小帅哥就瞪她,他们好像是在用眼神在交流着什么,然后小帅哥说:“这回就算了,你说的也对,这什么鬼王我替你收拾吧,但你要记得这个人情,还有,鬼眼你要留着。”

“还留着?这对我们村的人始终是个隐患。”老奶奶居然敢摇头,“以前很多人都逃难出去,所以这个村子一直就没几户人,关键他们逃难的都没能逃掉。”

“以后你们不用逃,这个鬼眼,别人用不了。”小帅哥斩钉截铁地说。

“你既然这样说,那我信你,反正这个机会是你给我们的。”老奶奶终于让步。

然而他们在说什么?

你们是不是把我忘了?为了刷一下存在,我咬牙提问:“那个小……小帅哥,我有句话不知道当问不……”

话没说完他立即就接上:“不是我。”

我都愣了:“你说什么?”

他解释:“之前不管你遇到任何事,都不是我做的,问我也没有用。”

说不是他做的,这话的意思就是他知道是谁?我赶紧接着问:“你知道是谁?”

“知道,但我不能说。”小帅哥又拒绝了,“因为我没有资格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