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亲临潜藏某种惊险的采访现场,都会被真实的情境和诚恳的被访者打动,如果说我曾经在看得见的泪和血中不能承受死亡之重,深夜,在美酒咖啡的采访现场,我的被采访者年龄只有18至22、23岁之间,本是茁壮生长的季节,却在春天花蕾初放之时,败絮纷飞。他们满目疮痍地说自己是“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