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交一女友,处了三个月,带回家见过了继父。继父说女孩长相还可以,就是说话太多。我说,说话多是好事,正好我不太爱说话,互补一下。八年前,我的母亲跟一个上海的生意人跑了,剩下我和继父两个人相依为命。继父从来不过问我的私事,我也从来不过问他的私事。上学什么的,全部都是根据我的喜好来的。他只管给我拿钱,毕业以后,把我直接安排在他的公司去上班。在他的公司当了三个月的助理,因为闻不惯那里味道,便不干了。